•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山水之間

      山外有山 西岳華山

      時間:2021-9-5 17:51:04   作者:楊曉霖   來源:清徐融媒   閱讀:15   評論:0
      內容摘要:    2017年8月25日,我和琦琦一早就起床了,這是我們在西安的最后一個早上,收拾好行李,退房,急急忙忙趕往火車站。記不清這是第幾次了,我帶著琦琦匆匆離別一個城市,似乎每個暑假都會上演這樣一幕,匆忙間總是忘了再看一眼即將告別的城市,這一...

      山外有山_西岳華山


        
        2017年8月25日,我和琦琦一早就起床了,這是我們在西安的最后一個早上,收拾好行李,退房,急急忙忙趕往火車站。記不清這是第幾次了,我帶著琦琦匆匆離別一個城市,似乎每個暑假都會上演這樣一幕,匆忙間總是忘了再看一眼即將告別的城市,這一次,毫不例外地,沒有刻意地多看幾眼古城西安。
        我們乘坐的動車在西安北站,要乘地鐵過去,這倒讓我們在西安的最后一個早上體驗了下西安地鐵。西安地鐵目前運營兩條線,還不是城市交通的主要工具,所以地鐵上乘客不多,基本都有座。我們乘的2號線直接到達西安北站。西安北站2011年開始投入運營,是國家高速鐵路網上最重要的樞紐站之一,很漂亮,也很舒適。
        8:12,西安北站開往華山北站的D5094次動車開始啟動。西安,這個曾有十二個王朝在她的懷里坐胎、分娩的城市,在我的腦海里,就定格為過去五日的行程,但是這遠不能了卻我對這片黃天厚土的熱愛。西安,我還會再來嗎?西安,我還會再來。
        8:52,我們到達華山北站,出站、存行李、買食物和水、購票,一切準備停當,進山。
        上山之路,前面一段還比較平整,但是兩邊植被不夠高大,路上比較曬,走一會兒就累了,還好隔幾百米路邊有一個攤點,隔著路、在攤點的對面,總有一張桌子和幾個長條椅,不管買不買東西,游人都可以隨意落座休息。我們在華山安排了兩天時間,第一天只需從山門上到北峰,于是我和琦琦每到一個攤點,就坐下來歇歇,歇幾分鐘再走,遇到下一個攤點,就又歇歇,這樣走走歇歇,歇歇走走,我們發現每一個攤點都被排了號,門上都掛著“No.XX”的牌子,我們還發現隨著山勢的增高,所賣食物的價格也在增高,比如農夫山泉小瓶水,在火車站那兒賣2元1瓶,到華山進山口成了3元1瓶,進了山就賣到5元了,再往上漲成8元、10元,直到山頂漲到了18元。


      山外有山_西岳華山


        觀景臺,兩邊花崗巖山體共同夾成一個V字型峽谷,只可惜華山上水太少,峽谷里沒水,這就是北方的特點——粗曠、冷峻,一副縱有千斤重擔也壓不垮的大男子的陽剛作派,不似南方的山水,如女子般溫婉、柔順,只怕稍一碰觸,即有淚水流出。
        這條石階路,大約是老君犁溝。華山之路,大多是石壁間鑿出的溝狀險道,一是陡,有的地方幾近垂直;二是長,動輒好幾十成百個臺階;三是險,有的溝槽幾乎放不下半只腳,人們只能側著腳攀登,多虧溝旁有鐵鏈可以拉,如果沒鐵鏈的話,相信多數人是上不去的。我就見有的人干脆雙手撐地、手腳并用往上爬,還戲稱“爬山、爬山,就應該爬著上山”。
        從進入山門,依次經過玉泉院、五里關、莎蘿坪、毛女洞、青柯坪、回心石、千尺幢、百尺峽、老君犁溝,盡管我和琦琦平時有些登山的基礎,但是來到華山還是明顯感覺累,起初我倆帶著6瓶礦泉水、1大壺開水、若干干糧、零食以及每人一件厚衣服,當然,還有照相機。我倆走走歇歇,歇下來就補充點水和食物,也為減輕負重,漸漸地,發現相機成了最大的累贅,恨不能當初就寄存了,現在就能省不少力了。不過令我欣慰的是琦琦能幫我背包了,一路上得到了好幾位游客的贊許,成為他們勉勵自己或同伴的榜樣。琦琦這家伙,在家屬于比較“宅”的那種,不像其他孩子一放假滿街地瘋,可是拉出去爬山卻一點都不文弱。很小的時候我帶著參加單位的活動,他總是跟著走得最快的那個人走在隊伍最前面,他也從來沒有放棄過行程,每次都能上到最高峰。所以我和琦琦每一次出行,他從來不是我的負擔,而是我最好的同伴和幫手。
        下午5點,我和琦琦到達北峰。北峰有纜車出口,所以游客很多,在上山的路上,人并不多,可見大多數人都是乘纜車上來的。
        在北峰上看東、西、南峰,這也是最經典的華山圖。
        眼看日頭落下去了,于是找旅店、辦理入住手續、吃飯、睡覺。臨睡前,琦琦將鬧鈴設置為3點,計劃3點起來去往東峰看日出。3點鐘鬧鈴響起,我和琦琦再一次收拾停當,悄悄地離開房間。走出旅店,才發現夜幕下的華山并不寂靜,但凡略微平坦的地帶,露宿的人們比比皆是,少部分撐著帳篷,大部分或坐或躺在石凳上、長條椅上或者石塊上,后來發現在上山路上的石階上也有三五成群的人在休息;而擺攤的本地人也是徹夜不眠,似乎夜晚的業務比白天的要好,除了賣水和食物,出租帳篷和大衣也是不錯的業務。
        我和琦琦擇路向東峰攀登,一路上都有微弱的燈光,正是這燈光為我們指明了前進的方向。
        因為沒有日頭曬,不出汗,爬起來比白天輕松很多,也因為要在5點前趕到東峰看日出,生怕趕過去了太陽也升起來了,所以腳下不敢怠慢,直奔東峰而去。剛開始只有我倆,后來有一伙年輕學生趕了上來,再后來,人越來越多,大家都是趕往東峰看日出的。
        等我們到了東峰,那里早已人頭攢動,我和琦琦找了個合適的位置,靜靜地注視著東方,等待著日出的那一刻。5點45分過了,天邊出現了一條淡紅的帶子,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太陽一躍而起。
        又過了一會兒,夜幕明顯地淡了,可以看清對面的山巒,天邊的陰云也看清了,難怪太陽連頭也不冒一下。這時候人群開始燥動了,有人收拾行李準備離開了,一會兒功夫,人群散了一大半,我和琦琦重新調整了位置,用我們一貫的耐心和信心等待著太陽升起。
        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許多人都已經不再專注,等待,也許只是給自己的耐心一個交待。突然,琦琦的一聲“出來了”,讓我們身邊的人再次將目光轉向東方,只見一個紅點從云幕中露出來,轉眼間就變大了,顏色也由淡紅色變為鮮紅色,繼而變為金黃色,天邊淡紅的帶子也渲染開來,直至將半邊天染成了黃色,可惜云層有點厚,太陽終究未能刺破云層灑下萬道金光。
        天看著看著就亮了,遠處的山巒層層疊疊地顯現出來,看日出的人們漸漸地散了,我們隨著人流向南峰而去。通往南峰的路同樣險峻,我和琦琦經過一番艱苦攀爬,8點半登上了南峰頂。南峰是華山的最高峰,海拔2154.9米,也是五岳的最高峰,站在峰頂,藍天白云觸手可及,遠望群山,橫亙幾百里綿延不絕,直到隱沒于天邊的云海里。
        遙望西峰,西峰為一塊完整的巨石,渾然天成,絕崖千丈,似刀削鋸截,其陡峭巍峨、陽剛挺拔之勢是華山山形之代表。
        從南峰下來,我和琦琦選擇下山,主要原因是華山上物質太匱乏,饑餓和干渴是很難解決的兩大問題,礦泉水還好,不論價錢多少,總之還能買到,尤其缺的是熱水,華山上沒有自來水,熱水只有滾過的雨水,10塊錢1杯,苦澀難咽,喝了肚子疼。
        下山途中路過金鎖關,金鎖關是建在三峰口的一座城樓狀石拱門,是通往東西南峰的咽喉要道。關內關外登山路兩側鐵索上系滿了情侶鎖、平安鎖,重重疊疊,紅繩彩線迎風搖曳,不失為關前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我們沒按原路返回,而是選擇了智取華山路。這條路開鑿于上世紀40年代末,于90年代鑿通,直達北峰,全長2公里,共有3999級臺階,有加固鐵鏈,是供游人攀爬的一條便道。人們說“上山容易下山難”,我倒覺得下山比上山容易些,對于稍微平緩些的臺階,我倆都是小跑著下山,只要注意腳下不要摔倒,跑著比走著省勁。
        下午2點,我們到達智取華山八勇士雕像處,這也就意味著我的華山之行就到此了。然后從華山火車站乘火車回太原,西安之行就結束了。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