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文化生活

      《渴望生活》讀后感

      時間:2021-8-13 8:06:11   作者:本通   來源:清徐融媒   閱讀:54   評論:0
      內容摘要:  幾天來,我一直深深地為之震撼:原來世間還有這樣一位激情澎湃的藝術大師?  出生于荷蘭贊德特鎮牧師之家的凡高,從小就有一種與常人不同的憂郁和敏感。童年的凡高,常常會呆呆地看著某一種他認為美麗的自然景致而陶醉其中,或者用棍子在地上畫一匹馱著...


      《渴望生活》讀后感


        幾天來,我一直深深地為之震撼:原來世間還有這樣一位激情澎湃的藝術大師?
        出生于荷蘭贊德特鎮牧師之家的凡高,從小就有一種與常人不同的憂郁和敏感。童年的凡高,常常會呆呆地看著某一種他認為美麗的自然景致而陶醉其中,或者用棍子在地上畫一匹馱著稻草的馬或一只流淚的狗。長大后的凡高沒有滿足父親想讓他當一名職業傳教士的愿望,懷著一腔熱血深入到比利時南部的貧困煤礦區,和礦工們同吃同住,通過自已手中的畫筆,畫了大量反映礦工生活的繪畫。畫中的礦工們蠟黃的臉,傴僂著腰,貧困交織,并創作了生平第一幅比較著名的作品《吃土豆的人們》。
        事實上,饑寒交迫、貧窮潦倒無時無刻折磨著凡高。他一生落魄,孤獨而又自卑地生活在自己構建的王國里。為了能夠實現心中的理想,不惜獻出自已的生命,他是一位真正為藝術而獻身的大師。他的心靈在經歷了極度痛苦掙扎后,還能執著地活在自己營造的世界里,樂此不疲。也只有這樣一位受盡人間苦難的大師,才能創作出許許多多傳世的作品,領悟到超乎常人的獨到思想,在藝術的不懈探索中一次次完成了自我完善、自我超越。
        《向日葵》,朵朵黃花有如明亮的珍珠,耀人眼目,孤零零地插在花瓶里,配著黃色的背景,給人一種凄美的感覺,似乎是盛宴散后,燈燭未滅的那種空蕩蕩的光景,令人為之心沉!断蛉湛凡恢故窍蛉湛,而是他燃燒著的靈魂,那一片燦爛的金黃,溫暖得令人心痛。
        余光中在《左手的掌紋》一本書曾寫道:從認識凡高起,我就一直喜歡他畫的向日葵,覺得那些擠在一只瓶里的花朵,輻射的金發,豐滿的橘面,挺拔的綠莖,襯在一片淡檸檬黃的背景上,強烈地象征了天真而充沛的生命,而那深深淺淺交交錯錯織成的黃色暖調,對疲勞而受傷的視神經,真是無比美妙的按摩。每次面對此畫,久久不甘移目,我都要貪饞地飽飫一番。
        另一方面,向日葵苦追太陽的壯烈情操,有一種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志氣,令人聯想起中國神話的夸父追日,希臘神話的伊卡瑞斯奔日。
        凡高的畫,線條流暢,色彩對比強烈,無一不印襯著他孤獨落魂的心靈。盡管顏色偏黃,線條呈螺旋式,不僅有強烈的陽光,也有南國陽光照耀下的市鎮、田野、農舍、花朵、河流?墒沁@些,還是沒能讓他內心壓抑的靈感發揮到極致,以至常常情不自禁地吶喊:“明亮些、再明亮些!”這對一個渴望母愛的失意漢也許分外震憾、動人,連凡高自己也說過,“向日葵是感恩的象征!
        為了拒絕紅塵的不合音符,抑或為了藝術的絕對唯美,不讓自己的心靈一絲一毫的污染,凡高憤然地割下了自己的耳朵。也許在他的心目中,耳朵已是今生的一團贅肉——它只能聽見世界的喧囂,卻對內心的狂潮置若罔聞?抑或,他害怕日夜傾聽自己的呻吟——那簡直比外界的雷鳴閃電還要刺目,還要刻骨銘心?每當看到那張綁著白紗布的自畫像,我真為那個時代為什么不能接受這么一位偉大的天才畫家而痛心不已、憤然積聚。
        難道凡高最大的悲哀在于生不逢時?沒有人理解他感情似火般地燃燒?沒有人理解他孤寂命運會如此漂泊?沒有人頎賞他絕對唯美的藝術才華?沒有人能讀懂他非同常人般的靈魂?以至小鎮上的居民都以為他是瘋子,強烈要求市政府把他關入瘋人院……
        女作家陳染在小說中有如下一段話:“我不愛長著這只耳朵的怪人,我只愛這只純粹的追求死亡和燃燒的怪耳朵,我愿做這一只耳朵的永遠的遺孀!蹦侵粔嫷赜新暤亩,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柔的彈片,是一次無聲的戰爭的紀念品——在我們想像中,它一直代替大師那枯萎的心臟跳動著,如同一架永不停擺的掛鐘。在世界眼中,凡高瘋了。但在這只耳朵的聽覺中,世界瘋了。
        每當星夜中流光閃爍,想到大自然對人類生命的饋贈,我發現世界對這位瘋狂的天才是那樣的吝嗇、那么的不公?删褪沁@樣一位瘋狂的天才展現在我們面前的依然是對生命充滿著最質樸的熱愛。
        凡高生前有一個愿望:“總有一天我會找到一家咖啡館展出我的作品!钡,就連這么一點點卑微的夢想,最終也化為泡影。凡高生前大概只賣出一幅畫《紅色的葡萄園》,價值是4英磅,就這幅畫還是他兄弟和朋友為了幫助他而買下的。
        凡高做夢也不會想到,一百年后,他的作品拍賣價竟會雄居古往今來所有畫家的榜首:1987年,一幅《向日葵》以59億日元被日本人買走;時隔不久,這個記錄又被刷新:一幅《鳶尾花》被賣到了73億日元;一幅《加歇醫生像》被賣到117億日元;后來,當《沒有胡須的梵高》創下了7150萬美元的天價時,世界為之震動。
        凡高在凄涼無望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節臺階,雖然時間和人生都會老去,但是凡高留給我們的藝術想象將永存萬年。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