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民俗名謠

      古村楊房:文昌閣文昌爺爺的傳說

      時間:2021-9-3 7:06:05   作者:楊雨雷   來源:清徐融媒   閱讀:28   評論:0
      內容摘要:  楊房村村東有座文昌閣,坐東朝西布局,二層結構,頂樓正殿供奉著文昌帝君,此君慈眉善目,五綹長髯,表情嚴肅而不失大度,神態莊嚴卻透出平和。(文昌帝君為民間和道教尊奉的掌管士人功名祿位之神。文昌本星名,亦稱文曲星,或文星,古時認為是主持文運功名的星宿。)文昌原是...


      古村楊房:文昌閣文昌爺爺的傳說


        楊房村村東有座文昌閣,坐東朝西布局,二層結構,頂樓正殿供奉著文昌帝君,此君慈眉善目,五綹長髯,表情嚴肅而不失大度,神態莊嚴卻透出平和。(文昌帝君為民間和道教尊奉的掌管士人功名祿位之神。文昌本星名,亦稱文曲星,或文星,古時認為是主持文運功名的星宿。)文昌原是天上六星之總稱,即“文昌宮”。一說在北斗魁前,一說在北斗之左。
        《明史》的《禮志》稱,“梓潼帝君,姓張,名亞子,居蜀七曲山,仕晉戰歿,人為立廟祀之”。楊房村自古崇文尚武,民風淳樸,村西有關帝廟,村東有文昌閣,一文一武,東西照應。關照著村里多出學子,以壯村風。楊房營村民不負期望,史上出過秀才、舉人,為鄰村百姓羨慕。
        說起“文昌爺爺”在楊房營村和相鄰村間的影響,還有一件不甚體面的“秘密”事情,倒是這件私事壓倒正事,讓這位爺爺在鄰村間頗有耳聞。
        民間有俗語說:“神仙也有一懵懂”,意思就是神仙也有犯糊涂的時候;我們楊房村的文昌爺雖貴為神仙,但也難免犯下糊涂。那這段糊涂事就在楊房村流傳開了,而且一傳就傳到了現在……
        出楊房村往東五里,是河東大鎮孟封,因出產一種掉爐餅(孟封餅)而遠近聞名。楊房孟封兩村五里之遙,民情相近,互相臉熟,因此娶妻嫁婦,兒親奴待,親戚關系不少。切說孟封村中心有一汜水圪垛,是村中排水的水坑,據說多大水來不滿,多久無雨不干。汜水圪垛旁有一劉姓財主,家境殷實,膝下一女名喚秀云,年方二八,生得水靈大方,氣質不凡,被二老視為掌上明珠。秀云自幼習文,琴棋書畫,女紅針線,樣樣得手?芍^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而如今劉家小女到了出嫁年齡,鄰近鄉村的媒婆跑斷了腿,本村外村的后生望穿了眼,秀云就是不答個腔,“哎”,劉財主和老伴也不得解?“這到底是要相個有錢得勢的,還是要找個知書達理的,還是……”
        “小姐,你怎么又發呆了?”秀云的丫鬟鳳兒嚷道。這個比小姐小兩歲的丫鬟是個鬼精靈,她發現小姐近兩天無緣無故地常發呆,“你是不是心中有了人了?”她問道!安挪粫,你才有了呢?小鬼頭!毙〗阈αR丫鬟。于是唧唧喳喳,倆女孩嬉鬧起來。
        這樣過了有半年多時間,小姐秀云的肚子好像有些隆了起來,這時小姐的雙親也不安起來,“這,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是哪家小子?”可問上半天,秀云就是不吭聲,再問,就哭了起來。一下嚴謹的劉財主不禁慌了神,追問鳳兒,也說不知道,再逼問,丫鬟也哭起來,“哎,這可怎么是好?”劉財主忽然發現女兒大了也會有問題的。他暗中派了辦事小心的家人,以后如此這般看護小姐,這一看還就真發現了些問題……
        時間:日上三桿。
        地點:楊房村,村東,文昌閣。
        主人公:文昌爺。
        文昌爺睡眼惺忪,他的眼已習慣這樣圪迷迷的,也許是被多少年來這些虔誠的學子書呆子們的香煙熏的,但這幾天顯然不是這原因,文昌爺自己心里清楚得很,那是因為……
        幾個月前的一天,日上三桿,文昌爺睡眼惺忪,習慣地聽著這些書呆子們上香時叨念的聲音。無非是“文昌爺爺,保佑我學業有成,榜上題名,光宗耀祖,云云!蔽牟隣斶@時總是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們,心道:“小子們,回家念書去吧,書念不到家,在我這里就算念破嘴,念斷牙,文昌爺爺我可不看你的可憐相!倍裉斓那闆r顯然不一樣,因為有銀鈴般聲音從隔壁偏殿穿過來:“小姐,你看,這個爺爺怎么赤胳膊露腿的?”這時,有一個更加清脆的聲音道:“這位爺是魁星爺,專門點狀元的!薄笆锹,用他手里的筆嗎?”“是呀!
        說著話,兩個標致的女孩走了進來。文昌爺覺得眼前一亮,只見兩個打扮得花一樣的女孩,一主一婢,都顯得亭亭玉立,一頭烏發,皮膚白皙。這時間那個大小姐模樣的抬起頭,跟文昌爺的目光相對在一起,文昌爺只覺渾身打個激靈,頭腦一片空白……半響等他回過神來時,兩個女孩已嘰嘰喳喳地出了殿門,依稀聽得她們說什么回孟封,漸漸遠去了。接下來幾天文昌爺是白天無神,晚上失神,頭腦中滿是那個大小姐的影子,那小姐一瞥一嗔,易喜易笑的表情好像長在他頭腦里,揮之不去。趁晚間過來嘮嗑的魁星爺也感覺,“哎,咱這道兄是不對了!彼@詫,憑文昌爺幾百年的修行,怎么就讓個小女人給勾去魂了!
        半月下來,文昌爺神情倦態中明顯含了病意,眼袋拉長,六神無主。晚間魁星爺過來,不禁倒吸口氣,“道兄,你可真得不對了啊”,文昌爺微睜惺眼,嘆口氣道:“兄弟,微兄今晚一定要去會會那個令我魂牽夢系的冤家,要不,怕為兄真還過不了這一劫!薄翱墒恰,魁星爺道:“那孟封不是小地方,在村中心有座‘玉皇閣’,是供奉我主玉皇大帝的地方,說不定何時玉皇大帝真身就降臨于此,萬一被他撞著了,道兄可真得萬劫不復了!薄肮懿涣肆恕,文昌爺幾乎是流著淚,帶哭腔道:“我過去也曾笑那蛇妖白素貞,下嫁許仙;笑那玉皇的妹妹、女兒,跟什么凡夫俗子插一腿;還有我們的道兄呂洞賓,也曾迷戀桃花妖;哎,想不到此時此刻,我文昌君也要受此劫難……”他抹了把鼻涕,繼續道:“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什么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風流,想我們做道之人,清貧多少載,空被什么為神的神譽所禁錮,為了什么?古書有道:書中還自有顏如玉,我要去追求,我不管什么萬劫不復,我要去追求了!嗚嗚……”最后,文昌爺竟打破形象,嚎啕大哭起來!鞍!”魁星爺把大金筆插到腦后衣襟里,空出兩手來回地搓,他本就不善言語,而且屬性情中人,他搓得胳膊都要掉泥皮,最后憋氣道:“道兄既然該遭此劫,兄弟也無意做那無聊的法海,你自己斟酌著辦就是了!币娢牟隣斨饕怆y改,也就順勢道:“出村辦事,需要小心,那孟封村城隍,五道具多,俗語道出村沒人情,你帶足打點物什,一路小心!”
        書念多了是有用的,文昌爺熟讀百科,人情世故還是懂的。出村向東,一陣風刮到孟封,在孟封村西見到西廟五道爺,送上楊房“同泰慶”老酒一壇!吧舷煽蜌饬恕,西廟五道爺小眼睛圪迷起來:“上仙有什么用著小的的地方,盡管開口,小的立即去辦!”文昌爺說明來意,剛講到大小姐長相,五道爺已經叫起來:“一定是劉家大小姐,正好在小的管轄區,小的馬上帶您去!這段時間玉皇大帝天庭事忙,一直沒時間降身這里,上仙盡管放心辦事!背龅脧R來,五道爺一路絮絮叨叨,他臉上洋溢著能巴結到上司的燦爛笑容。他們在汜水圪垛前的一座宅院前停下,“上仙,您說的劉家大小姐就在此處!贝藭r夜已深,大街小巷沒有半個人影,文昌爺有種做賊般的惶恐,又有種說不出的初戀般激動,他說了聲“謝了”已沒了身影,一陣風刮進劉家院子。留下五道爺竊笑道:“這位爺,這么大年紀了還這么風流!
        劉大小姐秀云繡樓窗戶微開,丫鬟已睡熟,小姐依然燈下看書,哈哈,這是多少男人們夢寐以求的情景!她看著這本教唆“壞”多少女人的《西廂記》,忽然窗戶外一陣風進來,書中的情節夢一般就出現在小姐面前。雖然文昌爺四十歲年紀,但他過來時換了一身白長衫,精干利落,風流倜儻,面皮白凈,五綹長髯,站在小姐面前,神情一點不遜二十來歲年輕人,這是帶著父愛的成熟男人的魅力,沒有戀愛體驗的劉大小姐怎么抵擋?于是兩情相悅,心有靈犀,她們開始談學問,談經史……總的說就是談情說愛。于是少女開始懷春,于是神仙開始犯錯。文昌爺白天廟里坐著打盹,晚上孟封忙著約會,魁星爺胳膊已搓出了泥土來,五道爺在街上徘徊,望著院墻興嘆。
        “嗨”,時間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事件就這么一五一十地發生……
        沒有綱紀,不成社會。沒有天條,怎么約束三界的神仙。
        玉皇大帝在天庭實在太忙了,忙得他不得不偷跑下界,在玉皇閣悠閑悠閑,睡個懶覺。隨身保駕的李大天王也靠墻打個盹。玉皇大帝一覺醒來,就見太上老君帶著本地城隍在下面跪拜,說有本地五道小君帶楊房村東文昌君在本村與劉家小姐偷情。玉皇大帝一聽大怒,命李天王火速把文昌君捉拿歸案,查辦。太上老君是個和事佬角色,忙上前一步道:“玉帝息怒,近來天下文昌閣鼎盛,閣宇繁多,文昌帝君難以顧理,所以致使下界文昌泥胎泛濫,好在楊房村文昌泥胎也不是一無是處,剛剛有楊房村楊姓人士中舉,可以略施懲罰,以儆效尤!薄昂谩,玉帝展了下腰,“那就責成你去處理此事!薄笆!”老君道……
        文章回到咱們的故事開始處,近來孟封村劉財主生意興旺,可女兒秀云之事卻讓他焦頭爛額,好在手下得力,靠的事也辦到了。就是大小姐一下足不出戶,沒有和異性接觸的實例,“那?”劉財主語塞。劉夫人接道:“那就怕是惹了什么狐子之類的,這可如何是好?”管家劉伯上前道:“最近兩日街上有道士路過,據說很有法術,老爺太太看可否請來瞧瞧?”“那就叫來看看!狈凑〖绷藖y投醫,劉財主就這樣應允。
        文昌爺已有半月不去孟封和劉小姐約會,這幾天渾身火燒火燎,什么事也做不得,什么話也聽不得,魁星爺已急得搓開了腿,“道兄,聽說玉帝這幾天降身玉皇閣,你莫要再去,有個三長兩短,只怕可惜了你幾百年道行!薄拔以偃ヒ换,孟封有仙友關照,不會出事!边@般時候,文昌爺依然聽不進勸說,夜靜時分,他還是一陣風地向東去了。世上事就這樣,有女犯賤,就有男犯錯……文昌爺幽會結束,返回時忽然駕不起云來,他一步步走回楊房,天已明了。
        前天,劉財主和夫人請來這位自稱顛山道士的道長,他給老夫婦一根銀針和一顆線團,讓他們說服女兒,有人晚上來時把線穿在針上,把針別在來者身上,一切就妥當了。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顛山道士帶著一干人等,順線摸來,一直找到楊房村村東文昌閣,這根線就穿在文昌爺后背的銀針孔中,和女兒暗中相好的家伙終于逮住了。劉財主通過關系,找來楊房村村長,叫了幾個本村后生,木匠,砍了椿木楔子,在顛山道士的指導下,用兩根椿木楔子楔進文昌爺的腳背,再用五色神線捆牢,一切處理停當,化身顛山道士的太上老君自復命去了,眾人散去,楊房村文昌爺的一段風流事件也就成了故事。
        據說當年事情發生后劉大小姐喝下顛山道士一記藥丸,后來肚子就恢復平靜了。后來就嫁到東村里去了,夫君是讀書人,據說年紀長小姐許多,生五綹長須,老實厚道,夫婦倆都活了很高壽歲,一生平安幸福。
        楊房村文昌閣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被拆,文昌帝君也收回這道元神。文昌爺的泥胎隨廟宇一起塵歸塵,土歸土了,塵土落盡,形跡已全無,人們只能在意識里回憶那些曾經發生的一切,只能在流傳的故事里品味那些有趣的往事。
        因屬流傳,就怕雷同,請勿對號入座,猴年的票可真上不了亥年的船。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古村楊房:“三官爺爺廟”的習俗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