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葡文化

      再說清徐葡萄和葡萄酒

      時間:2020-6-16 20:46:46   作者:高松如   來源:醋都網   閱讀:130   評論:0
      內容摘要:郭會生 攝  (一)  這幾年,清徐縣正搞第二部縣志。我也寫了幾篇人物傳記,回清徐的次數就多了。自然,跟郭會生見面的機會也多了起來。郭會生這輩子寫了好幾本書,我認為唯有《清徐葡萄》和《清徐馬峪煉白葡萄酒》這兩本書的意義最為巨大。郭會生對清徐...



      再說清徐葡萄和葡萄酒


      郭會生  攝

        (一)
        這幾年,清徐縣正搞第二部縣志。我也寫了幾篇人物傳記,回清徐的次數就多了。自然,跟郭會生見面的機會也多了起來。郭會生這輩子寫了好幾本書,我認為唯有《清徐葡萄》和《清徐馬峪煉白葡萄酒》這兩本書的意義最為巨大。郭會生對清徐葡萄和清徐葡萄酒的探討和研究,本人不敢說后無來者,但絕對敢說前無古人。我與郭會生見了面,主要還是說清徐葡萄和清徐葡萄酒的事情。
        本人始終認為,郭會生的《清徐葡萄》一書,最重要的貢獻是改寫了歷史。他說漢武帝時張騫通西域,帶回來只是中亞地區的葡萄新品種,因為在咱們中國大地上一直就有野生葡萄。郭會生的書中,附有好多張全國各地和清徐的野生葡萄照片。他還對我說:“我的這個論斷讓許多葡萄專家認可,因為,有幾種野生葡萄實物為證。這些教授專家們,主要精力是培育葡萄新品種,很少研究這些老葡萄品種從何而來?”他還說:“就連葡萄這個詞也是從西域傳回來的,在漢武帝之前的史書上根本沒有‘葡萄’一說。后來才有‘蒲桃’、‘蒲陶’等詞組,相比較而言,清徐方言對于葡萄的稱謂更接近古漢語的發音!北救俗鳛榍逍烊,自然知道清徐人稱“桃”為“刀”。所以郭會生的這一論斷很有說服力。
        作為一名清徐人,我不光在清徐邊山一帶見過野葡萄,還吃過酸牙的野生葡萄。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在西山礦務局鐵路公司上班,常常沿著鐵路專用線巡查。在從桃杏火車站至官地礦,沿線也曾見過葉小蔓短的野生葡萄。而且,沿線還多有野生酸棗樹。
        還有一個佐證,中國人民解放軍原十四軍的王立崗將軍,抗戰時期曾任太行二分區同蒲支隊的副隊長。在1939年的“12月事變”后,太行二分區的同蒲支隊和晉綏八分區的游擊四大隊,共同開辟了小鬼子重兵控制下的晉中平川地下交通線。我和將軍見面時已是2010年,他跟我說了一段其回憶錄《戰斗在晉中平川》中沒有說過的真實故事。
        王立崗將軍說:“那一回我護送彭德懷和劉伯承兩位開國元帥回延安,原定于和游擊四大隊在清源李家樓村交接。誰知接近村邊時,突然發現白石溝里有大隊的日偽軍,只好先到葡萄架下隱蔽。那天應該是八月十六大清早,正是葡萄成熟的季節。當時彭德懷嚴令,沒經主人允許,不準任何人去動葡萄。俺們經過一夜行軍,水米沒沾牙,真是餓的前心貼后心。我只好讓戰士們去找野果野葡萄來充饑。第二年秋天,我又護送129師政治部,以蔡樹藩主任為首的幾十名七大代表去延安。蔡主任要求,必須走彭總和劉師長走過的那條線。這一回可先和晉綏八分區說好了,進了清源縣后,沿大峪河進了一個葡萄園,就先吃葡萄充饑。蔡主任說我是政治部主任,不能跟你們一樣去犯紀律。我讓人找來了野果野葡萄,可他又嫌酸不好吃。我給蔡主任再三解釋,他才接過紅葡萄來吃。一吃,就連連稱贊清源的葡萄太好吃了!
        我看過多個老革命的回憶錄,他們在地里吃了老百姓的東西后,如果手中無錢就留個紙條。事后,事主可以憑紙條頂抗日軍糧。當時將軍的部隊屬于太行二分區,他的聯系戶都在汾河以東。而清源邊山屬晉綏八分區管,當然能理解所謂“這一回可和晉和晉綏八分區說好了”的意思,F在我把王立崗將軍說的這段話,還可以理解為:在1943年和1944年間,野生葡萄廣泛地生長在清徐西邊山一帶。
        還有一個很有說服力的證據,來自太平洋彼岸。郭會生在其兩本書中提到一個美國人,賓夕法尼亞考古與人類學博物館的帕里特·麥戈文教授。上世紀末,在河南省出土了一批古文物,就是這個麥戈文不光是從中發現了葡萄種子,居然還檢測出了葡萄單寧酸。所以麥戈文教授斷定;“中國人在9000年前就釀造葡萄酒!
        綜上所述,這個事情無需再爭論了。9000年前,如果中國大地上沒有葡萄,何來的葡萄酒?這一事實比西漢張騫出使西域要早了近7000年。
        (二)
        郭會生的《清徐馬峪煉白葡萄酒》一書,詳盡介紹了清徐特有煉白葡萄酒的歷史、文化和生產流程。最重要的貢獻是挖掘出絕產了五十多年,煉白葡萄酒古法釀造工藝。我重新翻看了手頭的唐詩、宋詞、元曲,發現歷史上確實有不少文人大贊清徐的葡萄和葡萄酒,可也無人說過清徐煉白葡萄酒的釀造工藝。
        為此我專門問過郭會生:“難道在歷史上就沒有任何一點點記載?”郭會生肯定的回答說:“沒有”。我們知道,中國經歷了數千年的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以家族模式生產為主的各個釀酒小作坊,其工藝當然都是自成一體,師徒口口相傳,并互相保密。我想沒有資本主義社會專利意識的中國人,不可能把自己的釀造工藝公布于世?晌疫有點疑惑,解放后成立的“清徐露酒廠”是國營大廠,難道也沒有煉白葡萄酒釀造工藝的記載嗎?郭會生說:“就這個事情,我專門查閱過清徐露酒廠的檔案,文檔中只有煉白酒的賬簿登記和原材料對比,沒見工藝資料!彼又f:“解放初期,咱們國家是計劃經濟。1952年,清徐露酒廠沒有完成生產計劃。新調來的廠長,為了降低成本完成任務,就把費時、費工、費原料的煉白酒生產給停了。所以1952年以后,進廠的工人們,只有喝過酒窖中早存下的煉白酒,無人再做過煉白酒!惫鶗說:“我聽喝過煉白酒的人都說,老工藝的酒好喝。怪不得1949年,煉白葡萄酒還上了開國大典的宴席!北救藳]見過煉白酒,更沒喝過煉白酒,可是清徐露酒廠出產的錦杯牌葡萄汁、葡萄酒的那種甜綿口感至今依然記憶猶新。特別是錦杯牌啤酒口感,竟然和中國名酒青島啤酒完全相同。到現在,還讓清徐的許多老人們,經常懷念清徐露酒廠。
        郭會生在這本書中,介紹了他為了挖掘煉白酒的古法釀造工藝,走訪了大量的人物,查閱了大量的資料;叵氲街Z貝爾醫學獎獲得者屠呦呦團隊,當初不光是經歷了這些,還做了大量的試驗。所以我問郭會生道:“你既然敢寫上如何釀造煉白酒,肯定自己也做過不少的試驗吧?”郭會生說:“當然我不能光聽別人說,自己也做過實驗。2010年,清徐葡萄酒廠的董事長王計平看了我的《清徐葡萄》一書后,這才開始搞煉白酒。在那本書上我沒有詳說,他搞了兩年也沒有搞成,后來又找了我,讓寫“煉白酒”的專著。不過我個人寫資料與搞試驗和工業化大生產還有所不同,王計平組織人馬,請了鮑明鏡工程師,又干了一年才成功,人家也有不小的功勞!
        (三)
        本來看過郭會生的這兩本書后,我都寫過書評,都刊登在《清徐報導》上。也就是說,本人不該就這兩本書再寫什么東西了?扇缃,有三大原因使我不得不再寫個東西。
        其一,我的前兩篇書評在《清徐報導》上發表,可惜竟無人發聲。我想就算是我寫的不對,也應該有人批駁呀?我是個小人物當然不值一提,可是郭會生和其父郭維忠不光是清徐縣的名人,應該也是山西的名人。其實這幾年我也一直在思索,難道說是我孤芳自賞?去年我多次回清徐,并多次見了郭會生后才知道,清徐縣志辦原主任王保玉親筆給他提寫“清徐煉白酒第一人”。我跟王保玉主任也熟,當然要問他這個事情,王主任對我說:“人家郭會生能把失傳的東西再挖掘出來,實在是了不起!蓖醣S裆頌榭h志辦的主任,無論是知識還是見識當然都在我之上。他能如此評價郭會生,說明我對郭會生這兩本書的評價沒有錯。興致又來,提筆就寫,真是感到英雄所見略同。
        其二,我的前兩篇書評都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那就是專利。據說早幾年,有一個法國人,跑到中國來索要葡萄酒釀造工藝的專利費。我見了郭會生當然要談及此事,他對我說:“這個事情是真的,實際上中國人的葡萄酒釀造工藝,跟歐美國家的葡萄酒釀造工藝根本不同。美國人麥戈文教授,曾經親自到清徐來考察,最后的定論,歐美國家的葡萄酒釀造工藝是‘干’的發酵法,而中國葡萄酒的釀造工藝為‘煉’的濃縮法。由于釀造工藝本質的不同,葡萄酒的質量指標與口感也就不同。中國傳統葡萄酒的口感是甜帶微酸,而歐美國家葡萄酒的口感是干澀帶微苦。所以,喝慣了中國葡萄酒的中國人,根本無法接受歐美國家的葡萄酒!
        我馬上就問:“難道麥戈文教授是專門為了清徐葡萄和葡萄酒而來的?”郭會生回答說:“麥戈文教授來中國當然不是光為了清徐的葡萄?伤麃砬逍炜隙ㄊ菫榱饲逍旃爬系钠咸押推咸丫。聽葡萄酒廠的人說,人家自帶著翻譯,是看到了《清徐葡萄》一書后,才專門找來清徐的!蔽腋械秸婵上,中國和美國的這兩大葡萄和葡萄酒專家竟然沒能見面。
        其三,當然還是專利問題。如果再有個什么人跑到中國,索要專利費怎么辦?還有,外人仿制了咱們的煉白葡萄酒又該怎么辦?咱們又該以什么依據去跟人家索要專利費?郭會生回答說:“我寫的這兩本書都是國家正規出版社出版,有正式書刊號,出版時間寫的清清楚楚;煉白酒的生產地點與工藝寫的有根有據;歷史傳承人寫的明明白白;所以不怕再有什么人來索要專利費,也不怕別人仿制咱們的煉白酒葡萄酒!
        雖然說本人對于專利和非遺的申請不是完全明白,可思考再三,還是認為申請專利和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是兩回事情,應該慎重對待。就這個事情我和郭會生第一次有了分歧,誰也說服不了誰。再三思量,本人畢竟沒有這方面的專業知識,真誠希望能有專業人士提出個合理的建議。因為,咱們老祖宗流傳下來的好東西,絕不能輕易失去。



      上一篇:清徐葡萄甜盈盈
      下一篇:王郭的引力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