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醋都人物

      他是一縷來自“治愈系”的清風

      時間:2021-7-23 5:53:01   作者:張月英   來源:清徐融媒   閱讀:0   評論:0
      內容摘要:他是一縷來自“治愈系”的清風——“赤腳醫生”閻晉文與他的“保健站”閻大夫與患者交談    以初心治愈理想:從“赤腳醫生”到全科大夫  這是一個小小的診所,走進去,就這樣不期然遇到自己的童年。  記憶中...

      他是一縷來自“治愈系”的清風
      ——“赤腳醫生”閻晉文與他的“保健站”


      他是一縷來自“治愈系”的清風


      閻大夫與患者交談


        
        以初心治愈理想:從“赤腳醫生”到全科大夫
        這是一個小小的診所,走進去,就這樣不期然遇到自己的童年。
        記憶中,童年時的鄉村衛生所,就這樣簡約,幾塊錢的包包藥,三兩頓服下去,那些小毛小病早已大好了。而這些保健站的大夫們,仿佛神一般的存在,全村人誰有個頭昏腦熱肚子疼,亦無論婦科兒科男科甚或擦破碰傷,到保健站去,把把脈、看看舌頭,中西醫結合,“一站式”看病,個個都是全科大夫。除非有特別嚴重的病,才會去縣城或省城的大醫院,去做個B超拍個片子什么的,大多數的小毛小病,這些“保健站”的“赤腳醫生”,幾乎對村里每一戶每個人的體質情況,都了然于胸。大家的小毛病,在他們而言,用時下的一句話表述就是:這都不是事兒!
        位于縣二中后門處的閻晉文診所,正是這樣一處給人以童年時村保健站感覺的所在。
        年近古稀的閻晉文,是清徐縣有名的中醫大夫,其實,更準確地說是有名的全科大夫。他的名氣,不僅來自于市縣衛生系統授予的“清徐縣名中醫”、先進工作者、優秀黨員等稱號,更多則來自于眾多患者粉絲的口碑。好多次,身邊的朋友或家人遇有身體不適,都會聽他們不約而同說一句:二中后門找閻大夫看看。于是每每路過這個地方,看到里面外面時常人滿為患時,便知道在縣城一隅的這個地方,便是其診所所在地。
        出生于集義鄉桃園堡村的閻晉文大夫,家中兄弟姐妹四人,他是長子。
        從醫52年、黨齡47年的他,回首自己的人生履歷,一個“醫”字貫穿始終:受其當村醫的大伯的影響,打小兒他就想要當一名像大伯一樣受人愛戴能為大家解除疾苦的醫生。每每看到當醫生的大伯,將一個個痛苦不堪的病人,吃點藥打一針就能治得精神抖擻時,他就感覺太神奇太了不起啦!以至于和小朋友玩過家家,玩得最多的游戲,就是用聽診器給人看病,用注射器給人打針。再大點,一次上語文課,當老師問大家長大后要干什么時,他第一個舉起手,毫不猶豫地響亮答道:我的理想是,長大了到“保健站”,當一名啥病都能夠治好的好醫生。1969年,年方15的他,因緣際遇成為本村桃園堡大隊保健站的一名赤腳醫生,這一干就是四年。
        1973年,這名年輕的赤腳醫生,為進一步提高自己的專業技能,更好地服務一方百姓,進入山西省中醫學校,開啟了為期二年的中專學習。期間于1974年1月光榮入黨,成為全班50名學生中僅有的兩名黨員之一。
        1975年7月,完成學業面臨畢業分配之際,作為班里的學習委員,因其學業優秀深得學校器重正準備留校時,在國家“三不留四面向”的大潮中,身為黨員的他,第一時間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并于1975年8月回到清徐,成為縣人民醫院的一名大夫。他發揮自己所長,中西醫結合,先后在縣醫院外科、內科、醫務科、中醫科等科室工作,曾擔任縣人民醫院團支部書記、黨支部委員,住院部主任、中醫科主任等職。


      他是一縷來自“治愈系”的清風


      閻大夫訂閱的書報與讀書筆記


        1981年11月15日,榮獲“新長征突擊手”的他,其典型事跡被《太原日報》以詩配圖的形式,對其進行報道點評:
        理想在哪里起飛?
        青春在哪里閃光?
        你認準了“救死扶傷”這一行。
        晨曦微露,
        你輕輕地來到病人身旁。
        用一顆滾燙的心,
        把一個個生命的火焰燃旺。
        中西結合博采眾長,
        巧治闌尾炎,
        受到患者熱情贊揚。
        一本二十多萬字的筆記啊,
        描繪了你美麗的青春和理想。
        清徐縣人民醫院醫生閻晉文,通過攻讀《傷寒論》、《金匱要略》等書,摸索中西醫結合治療闌尾炎的路子,獲得了顯著成績。
        這一年,他27歲。一本20多萬字的筆記,中西結合巧治闌尾炎的醫術,生動記錄了青年時代的他,是多么的好學上進,多么的愛崗敬業。
        1985年,縣中醫院剛剛成立,31歲的閻晉文大夫在縣醫院工作整整10年后,再次以一名共產黨員的覺悟,服從上級安排,調任縣中醫院,成為這里首任分管業務的副院長。這一干,又是16年。
        喜歡專研業務的閻大夫,對于自己的定位是:適合專業技術崗位,不適合當領導。為此,經多次主動申請后,2001年,時任縣中醫院副院長的閻大夫,在他的一再要求下終于離開領導崗位,被調往縣城二中當校醫,這一干又是14年,一直到2014年退休。
        初入社會“赤腳醫生”的4年經歷+2年省中醫學校的中專學習生涯+10年縣醫院全科醫生+16年中醫院業務副院長+14年縣二中校醫,退休前的閻晉文大夫,其職業生涯完完全全可以用“全科醫生”四個字來概括。


      他是一縷來自“治愈系”的清風


      閻大夫為患者看病中


        一路走來,從年少時光到青年歲月再到夕陽初上,他以一顆來自童年的初心,用理想治愈現實,更從現實奔赴理想!
        以堅守治愈患者:啃硬骨頭是他最大的人生樂趣
        不為名相便為良醫!喜歡“啃硬骨頭”的閻晉文大夫,人生最大的樂趣就是潛心攻克醫學難關,治療各種疑難雜癥。他認為,醫術求精,只有在攻克疑難雜癥中,方可與自己一決高下。
        治病救人是一份令人“上癮”的工作。為患者治病,閻大夫樂在其中。他這樣形容自己為病人治好病時的快樂心情:能夠治好患者的病,特別是一些疑難雜癥,那一份快樂與成就感,甚至比患者本人都要開心激動。
        對于患者的感同身受,作為一名醫生的他,那份最初心,緣起于他自己的母親患上糖尿病。面對親人的苦痛,身為醫者倍感這份職業的分量。為醫治母親的糖尿病,他做過最細致最認真的研究。每天,他定時給母親查七次血糖,他用連續3個月的平均值,用來分析母親胰島功能狀況,那一份醫者仁心與為人子的拳拳孝心,啟迪他從此以患者為家人,努力把患者的病痛當成家人一般換位思考。
        多年來,勤奮好學的他,不僅治病救人當醫生,而且教書育人當健康講師。他曾是縣衛生局多年來評定醫生職稱的評委,清徐衛校的兼職講師,縣城二中的校醫兼健康課老師。提起閻大夫的醫術,縣城二中的老師無不伸出大拇指。每年開運動會,有學生崴了腳、扭了腰,閻大夫一針見效;附近幼兒園的老師們,也多次見證了閻大夫的醫術,幼兒園小朋友脫臼,閻大夫輕輕一摁,胳膊就完好如初啦。源于此,每年的縣運會,閻大夫都是運動健兒們的守護神。


      他是一縷來自“治愈系”的清風


      小黑板是閻大夫的宣傳欄


        而今,年近古稀的閻晉文大夫,依舊以朝氣蓬勃的精氣神,守護著一方群眾健康。要問閻大夫治啥病最拿手,聽聽患者對他的評價:閻大夫是全能手,普通的小毛小病隨手拈來不在話下,特別是對醫治婦科病、肝病、腎病、嘴眼歪斜這些病,均為他的長項。
        閻大夫慈眉善目,一臉慈祥。只要診所一開門,他就會被一群患者包圍在中間。而他也仿佛一顆定心丸,不慌不忙地坐在凳子上,一臉氣定神閑地為桌子對面的患者一一仔細診斷,開處方,打針,亦或嫻熟地用藥缽子搗藥、碾藥,包藥,同時與不同的患者聊著不同的話題,潤物無聲地為其治療身體疾病的同時,更從心理與思想上給予疏導。正如有患者對閻大夫的評價,他看病特別有耐心,無論有多少病人都有條不紊猶如練太極一樣,慢慢兒細細兒不慌不忙一個個來。特別是村里來了的,閻大夫更會多一份偏愛,他總說,村里人好不容易大老遠來一趟,多為他們分析解釋一陣子,就可以讓他們對戰勝疾病更有信心。
        對于傳統中醫,閻大夫情有獨鐘并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一個好中醫就是一個好廚師,因為中藥離不開五味。實際上我們日常飯菜中用到中藥的地方就很多,所以在飲食方面要科學搭配。
        關于中西醫的特點,閻大夫認為,真正的中醫必須會辨證施治。同樣一種感冒,以中醫角度,就分為好多類:有風熱、風寒、暑濕、氣虛、血虛、陰虛、陽虛,一樣的感冒分七種,須對癥治療才行。西醫則往往是一種藥同治,比如高血壓高血脂病人,西醫吃的藥幾乎都一樣。
        中醫看病和西醫看病不一樣,西醫以化驗為主靠儀器診斷,中醫靠“審證求因”辨證施治,根據臨床表現推到發病原因。比如一個病人身上長了瘤子,西醫化驗出來用割除的辦法處理,追究的不是為啥有瘤子?根源在哪里?中醫則是通過一步步推理,尋根治本。此外,對于現在醫院分科太細,閻大夫也有自己的觀點,他認為身體是一個整體的大系統,分科太細免不了會識之偏頗。關于醫術高低,閻大夫的觀點是尺有所長寸有所短,再差的醫生也有治好的病人,再好的醫生也有治不好的病人。但是比例不一樣,概率不一樣。普通頭昏腦熱都一樣看病,真正醫術高的醫生,體現在對疑難復雜病的診治上,昨天自己看不好的病今天能看好了,別人看不好的病咱能看好了這才叫過癮。
        早些年,有個晚期肺癌的患者,因無法手術,從大醫院轉回家里保守治療。閻大夫剛接診時,老人一天能吐半盆血。在他的中醫調理下,老人不到20天就不再吐血,之后又活了10多年直至90歲去世。


      他是一縷來自“治愈系”的清風

      晨練中的閻大夫


        幾年前,六合村劉姓患者,因持續高燒在大醫院住院久治不愈,打聽到閻大夫后,抱著試試的心態吃了幾副中藥,結果當天服藥當天見效。經閻大夫分析,其只要原因是因大便不通所致,用瀉藥處理后加以調理,很快便得以痊愈。對此,閻大夫也多次發表自己的感慨:其實,中醫療效未必比西醫慢,只要用對藥,一樣能立竿見影。
        閻大夫人品好醫術高,他的名氣也不脛而走,大家口口相傳,他的病人除了清徐本地的,更有來自晉中、太原、呂梁,甚至北京等地的都有。遇到他出去學習走了幾天,他的患者就是鐵桿粉絲,死等!
        以靜氣治愈浮躁:剪一段慢時光留給自己
        “剪一段時光緩緩流淌,流進了月色中微微蕩漾;彈一首小荷淡淡的香,美麗的琴音就落在我身旁……”用這首來自《荷塘月色》中的歌詞,來描述閻大夫的業余生活恰如其分。
        愛好廣泛的閻大夫,總能在忙碌的生活中,“自私”地想方設法騰出一點時間留給自己,去拾回一份從容與淡定,同時也更加可持續地為患者保留一個更好的自己。
        剪一段時光去學習充實自己。一日三省,愛學習的他,一直以來便以曾國藩為畢生偶像。閻大夫治學嚴謹一絲不茍,中醫的四大經典名著:《黃帝內經》、《傷寒論》、《金匱要略》、《溫病條辨》,閻大夫都一字一句摳過四五回,好多篇章他至今都能隨口背來。
        愛學習的他,不僅從經典中深挖細究不斷鉆研,而且通過報刊雜志等各種途徑不停學習:《健康指南》、《中醫雜志》是他多年來必訂的報紙;中央十臺的《健康之路》,中央四臺的《中華醫藥》是他每期必看的欄目。
        剪一段時光給自己的業余愛好。閻大夫還是一位愛好廣泛的時尚達人。打乒乓球、練太極拳、太極劍、太極刀、形意拳、下象棋、吹笛子,他都能蠻專業地來兩手。他愛惜時光從不浪費時間,疫情期間宅在家里,他愣是通過自學學會了拉二胡。
        “作為一名醫生,你本身的專業就是搞健康的,所以,醫生本人身心健康,對于患者最有說服力。如果醫生自己渾身是病,作為醫生也是一種失!”閻大夫常常這樣自勉。退休后的閻大夫生活更加自律,他每天早上5點半起床,6-8點去廣場晨練。早飯后,上午9點準時到診所上班。中午的午睡時間雷打不動,下午三點到診所接著為患者看病。
        最好的醫生是自己,最好的健康不僅限身體,而是要身心健康。對于患者,他不僅是醫生,更是知心朋友。百病皆生于氣!閻大夫經常這樣告誡患者。為患者看病時,他的耐心不僅用之于對患者身體不適的診治,而且更用之于心理的溝通疏導。
        閻大夫診所簡約溫馨,三兩間低矮的小平房,常被朋友們調侃出清徐的“陋室銘”: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談笑有琴友,往來患者多?梢韵孪缕,練太極,拉二胡……
        大道至簡,在閻大夫診所的墻上,掛著一塊蠻有懷舊情懷的小黑板,熟識他的人,都把小黑板稱作是閻大夫的“黑板報”,上面的內容,常常會不停更新,有時是名人的格言警句用以勵志,有時是健康小知識與大家共享,有時是溫馨提示語與大家互動,閻大夫的“宣傳欄”方便實用,沒有現代顯示屏的高大上,無需電腦鏈接的現代化,只一支粉筆在手,結合近期患者所需與自己心得體會,坐個小凳子一行行寫出來,一手粉筆字還蠻漂亮!
        診所門口,常聚著一群棋迷朋友,有時三三兩兩,有時圍得里三層外三層,得閑時,閻大夫也會坐到棋桌前殺上兩盤過過癮。
        家庭中,在對孩子的教育方面,閻大夫和身為教師的老伴兒,總教導孩子們要踏踏實實做事,認認真真學習,誠誠實實做人。而今,孩子們個個懂事。特別是他的小兒子,一直就是他的驕傲:上學時一直名列前茅,從縣城二中到山大附中,再到上海交大,而今在微軟公司工作。
        知足常樂的閻大夫喜歡簡約生活,這不,不愛穿新衣服的他,卻最愛穿兒子們退下來的舊衣服。他總覺得,這些收藏著歲月的舊衣服,穿在身上特別熨帖。這天,晨練歸來的他,身上穿的是一件小兒子上海交大的夏季校服,穿在身上,穿出了獨特的青春感覺,穿出了父子情深與親膚之愛。
        做健康衛士,守一方安康。他是一縷清風,一縷來自醫衛界“治愈系”的清風,以初心治愈理想,以堅守治愈患者,以靜氣治愈浮躁,以一份出世與入世的脫俗,詮釋著醫者仁心的使命與擔當!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責任如山守初心 擔當如鐵干事業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