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醋都人物

      一片冰心在玉壺

      時間:2021-8-18 7:25:09   作者:苗志崇   來源:清徐融媒   閱讀:80   評論:0
      內容摘要:一片冰心在玉壺——記離休干部、老黨員史侯鐵當我輕輕摩挲著殘缺的相片,凝視發黃相紙上青澀稚嫩的臉龐,聽身邊的耄耋老人講訴七十多年的故往,有一種情不自禁的沖動在心底涌起,如果有語言能夠代表我此刻的心情,我想那應該是——“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從槍炮轟鳴的昨天到遍地笙歌的今天,有一...

      一片冰心在玉壺
      ——記離休干部、老黨員史侯鐵

          當我輕輕摩挲著殘缺的相片,凝視發黃相紙上青澀稚嫩的臉龐,聽身邊的耄耋老人講訴七十多年的故往,有一種情不自禁的沖動在心底涌起,如果有語言能夠代表我此刻的心情,我想那應該是——“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


      一片冰心在玉壺


        史侯鐵近照


           從槍炮轟鳴的昨天到遍地笙歌的今天,有一種旋律從未改變。從晦暗頹廢的舊社會到萬紫千紅的新世界,有一種色彩從未改變。從風云動蕩的戰場到繁榮昌盛的人間,有一種執著從未改變。沿著他生命的履跡,透過動蕩的歷史風云,穿越浩瀚的時代浪潮,我們也能夠看到一條不曲折的直線在向前蔓延。這個人就是我縣九十二歲的離休干部、老黨員史侯鐵。
          史侯鐵,1930年9月9日出生于清徐縣西谷鄉西谷村,1948年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1979年轉業回清徐,任縣委常委、縣革委會副主任,1984年任縣人大常委會主任,1991年3月9日離休。


      一片冰心在玉壺


      在柳林縣工作期間


          衛士公仆,不變初心
          最初接觸史侯鐵,是從他的工作履歷開始的。
          1966年,駐扎在吉林的解放軍38軍進駐河北保定換防解放軍39軍,史侯鐵隨部隊拱衛京師,當時政治風暴席卷全國,社會大動亂和錯綜復雜的奪權斗爭嚴重影響到了社會正常生產生活秩序,部隊中也受到沖擊,負責留守任務的史侯鐵,親自動手,給軍械庫閉關落鎖,把邊邊縫縫全部焊死,不讓一槍一彈流入社會,為維護部隊的正常秩序,盡到了自己的職責。
          1971年4月,呂梁地區組建,從離石縣西部劃出柳林鎮等13個人民公社,從中陽縣西部劃出12個人民公社組建成柳林縣,實施軍事化管理,史侯鐵任柳林縣委常委、武裝部部長,在部隊的舞臺上轉換角色,開始了他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的新旅途。
          無論是柳林還是清徐,在那個崗位,什么樣的形勢環境,史侯鐵從未因為政治、社會的風波而有所動搖。六七十年代,無政府主義思潮對經濟工作的破壞,各種規章制度形同虛設,政府工作面臨著方方面面的壓力和挑戰。史侯鐵從不參與地方派系的糾紛,以踏踏實實的工作填充自己的全部時間。
          史侯鐵的工作法寶是深入基層、深入群眾,專心專意做工作。柳林和清徐當時都是傳統的農業縣區,史侯鐵經年累月深入鄉間地頭了解農業生產情況、指導農業生產,走到哪就住到哪,吃到哪。每天一塊多錢,定額的糧票。冬天是農業基礎建設,抓水利、修梯田,春秋抓農業種植、生產。史老回憶那個時候“在村里吃得比機關好,經常有新鮮的糧食和蔬菜!绷稚絽^多,很多村子自行車都上不去,只能一步步走。哪個村缺水?哪個村種植結構不合理,什么節點哪個村缺糧需要救濟,他都一清二楚。調到清徐,工作條件稍微好轉,因為很多地方可以騎著自行車去了。當時的勞動模范郭丁旺、桑石寶、李佩榮等,都是他工作上的好搭檔。子女們還記得八十年代的時候,大年除夕,史侯鐵還要跑到山區村去看看群眾能不能吃上餃子……
          吃在村里、住在村里,偶爾回去那么幾天,總要被家人關禁閉——從里到外清理衣物和身體。因為他帶回來的不僅僅是污濁的衣服和塵土,還有滿身的虱子、跳蚤。和史侯鐵下鄉、出差是一件無趣、甚至無聊的事情,作為主要領導的他滴酒不沾,吃飯只要一碗面就夠了,甚至還出現過在下級單位吃飯時,多擺了盤豆腐干、炒灌腸而掀了桌子的尷尬。史侯鐵說:“我們下鄉,是為群眾解決問題去的,不是為了吃喝去的,當干部就是要和老百姓一樣,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不能搞特殊!”但和史侯鐵下鄉也是一件愜意的事情,每個村都有他的熟人,情況都熟悉,做起事來輕車熟路,事半功倍。

      一片冰心在玉壺


      一片冰心在玉壺


      中華人民共和國解放勛章


           從遍地狼煙的戰場到新中國的成立,從一名優秀的軍官到主政地方的公仆。工作崗位的轉換并沒有給史侯鐵的工作生活帶來多余的變化,在部隊,他是悍不畏死、保家衛國的戰士;在地方,他是勤政愛民、任勞任怨的公仆,濃厚而熱烈、一以貫之的家國情懷是不分部隊和地方的。戎馬倥傯二十多年的軍旅生涯賦予史侯鐵的不僅僅是過硬的軍事素質,更有深入骨髓、浸透了靈魂的政治覺悟。比起在戰場上的前仆后繼、朝不保夕的浴血奮戰,史侯鐵感覺生活越來越好了,日子越來越甜了。雖然有文化大革命、四人幫的插曲,他以“咬定青山”的堅韌,“千磨萬擊還堅勁”的定力,在那個“東南西北風”肆虐的特殊年代,一路昂首走過,堅毅而自信。
          血色成人禮
          1930年出生的史侯鐵,是苦水中泡大的孩子。家里世代務農,兄弟姊妹們,男的叫“娃兒”,女的叫“閨女”,他自己的名字是參軍入伍之后才認識的。
          1948年10月5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對被蔣介石捧為“反攻模范堡壘”、閻錫山譽為“銅墻鐵壁”的華北最后一座“堅城”——發動總攻,太原戰役歷時6個多月,是解放戰爭中時間最長、戰斗最激烈、付出代價最慘重的城市攻堅戰役。
          時間對于史侯鐵來說是從這一年開始的,加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走上了炮火轟鳴、槍林彈雨的前線,從此揭開了他生命嶄新的一幕。
          1948年6月,我軍發動晉中戰役,新兵史侯鐵參加了對閻偽軍趙承綬部的圍堵。晉中大捷后,史侯鐵隨部進入太原東山,直面牛駝寨要塞碉堡群。東山防線綿延8公里,有大小碉堡2400多座。當時最難打的是一座“廟碉”(以寺廟改造而來的碉堡),地勢高聳、構造堅固,是我軍前進路上的一顆大釘子。


      一片冰心在玉壺


      在第一戰車學校學習期間


           因為初次入伍缺少戰斗經驗,史侯鐵和戰友們負責在外圍為前線運送炸藥。說是外圍,只是相對于前沿陣地的說法,依然在閻偽軍中遠程火力的重點覆蓋范圍之內,腳下片片焦土,身邊血肉橫飛。史老回憶,當時運送炸藥經過的樹叢中,到處掛滿了戰士的血肉殘肢。這座廟碉足足用了一千多斤炸藥才最后摧毀,這些炸藥都是戰士們一包一包的背上前線的。他們一千三百多人的團,幾天鏖戰之后就所剩無幾,團長幾乎崩潰。
          當年冬,史侯鐵隨部駐扎于陽曲縣青龍鎮休整,度過了一個難忘的春節。大字不識的史侯鐵第一次在司務長的幫助下,認識了自己的名字,開始了文化課學習。1949年4月24日,解放軍攻克太原,史侯鐵隨部駐守太原小東門外,清理外圍殘敵。戰斗間隙,連長和指導員對史侯鐵做入黨動員,史侯鐵毫不猶豫地舉手宣誓,許下了人生的第一個誓言。十八歲的他在硝煙彌漫、尸山血海的戰場上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個洗禮,第一次接觸到了“信念”和“理想”,聽到了“解放全中國”,“解放全人類”的聲音。
          在戰斗中成長
          長達六個月的殘酷戰斗結束了,短暫的慶功之后,史侯鐵隨人民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南渡黃河,進入陜西,參加了解放大西北的軍事行動。槍由開始的“炮筒槍”(類似于鳥銃一類原始火藥武器)換成了太原城里繳獲來的中正式步槍,各種軍事裝備也像模像樣了。共產主義理論和毛澤東思想也逐漸進入了這個年輕的戰士、年輕黨員的頭腦。
          瀚海闌干百丈冰的大西北,解放戰役遠不是只有健康的身體就能扛下來的。一路征戰,他們與“寧馬”、“青馬”騎兵主力的匪軍比速度,與窩據經營多年的頑敵拼意志,在回民集聚區域展優良作風。行軍休息也只能在路邊,即便路過當地的村落,要討口水喝,也必須嚴守部隊紀律,先經過當地群眾的同意才行。緊張的戰斗形勢,長時間高強度的軍事對抗,艱難的軍需供給,很多時候炊事班都沒有開火做飯的時間,只能把青稞粒炒熟了分給戰士,喝水就在路上的車轍、馬蹄印里解決,那些色澤、氣味可疑、滋味不一的液體究竟是什么?史老說,他到現在也不想知道。
          西北地區溫差大,氣候變化無常,往往在山下還是小雨,爬到山頂就變成了雪花,一些戰士因為寒冷凍餓而死。軍服等物資遠遠供應不上,一套棉衣分開穿也不能滿足需求,很多戰士們在行軍過程中學會了用羊絨、駝絨打毛衣、織背心。到現在,很多幸存下來的老兵都得了股骨頭壞死的病癥。
          吃不上、喝不上,有的人經不起嚴峻的考驗,開小差跑了!霸谄茙r中”的史侯鐵沒有退縮,1950年,他已經成為帶領四十多個戰士、擁有輕、重兩挺機槍的排長,經常接受上級各種圍堵敵軍的指令,在戰場上獨當一面。

      一片冰心在玉壺


      一片冰心在玉壺


      1954年,全國人民慰問解放軍代表團徽章


           這段時光里,讓史侯鐵印象最深刻的是在營部的半導體收音機里收聽的“國慶大典”,我不知道當時還稚嫩的他能不能聽懂那湘味的普通話,但那高亢、嘹亮的聲音一定深深震撼著這顆年輕的心。
          1952年,史侯鐵由于工作需要被抽調到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野戰軍38軍,當年冬,進入位于北京市長辛店的第一戰車學校(坦克一校)學習。當年加入受閱部隊在國慶大典上接受檢閱。史老說,“當時我們方陣的第一排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我!
          夕陽無限好,依舊暖乾坤
          1991年,史老光榮離休。閑不住的他拾掇起來從前沒時間伺候的愛好——打太極拳,不光自己鍛煉,還要出來號召大家一起練。東湖邊、公園里,處處能看到他帶著一幫人動靜開合、行云流水的矯健身影。
          殘酷的戰爭年代給史侯鐵的身體留下了很多毛病,離休前兩年,他開始用太極拳調理身體,感覺很有效。離休有了大把的時間,就動員周邊的人一起參與。史侯鐵經常對參加的學員說的就是“好的身體是一切的基礎!睘榱税堰@件事做好,他拿出工作時候的勁頭,找來專業書籍進行學習,做筆記、寫感受,把自己認為有益的材料復印下來,散發給跟著他一起鍛煉的人。此外,史侯鐵還邀請楊氏太極拳傳人楊振鐸老師數次來清徐輔導學員。
          從91年離休時開始十幾年中,史侯鐵義務傳授太極拳功法,風雨無阻,連過年也不例外。2003年,史侯鐵的身體出現股骨頭壞死癥狀,疼痛難忍,即便如此,他每天拄著拐杖也要出去看拳友打拳,指點他們的動作要領。直到前兩年,年近九旬的史侯鐵終于出不了門。于是,他就讓孩子們把平時自己積累下來的健身資料打印出來,給上門的拳友們分享。

          在史侯鐵的講述中,沒有特別突出的優秀事跡,沒有華麗語言渲染,他說這一輩子自己只做了兩件事,一件是保家衛國,一件是強身健體。在他的理解中,無論是在部隊、地方還是離休回歸社會,都要守衛好自己的崗位,明確自身的職責,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事情,保持健康的靈魂和身體是最重要的事情!按蟮罒o言,其行且堅”,就是這種樸素而簡單的精神,持久而堅韌的動力支持著他一路走過風風雨雨,寵辱不驚、八風不動,歷久彌堅、老而益壯。
          如果要用幾句話來概括史侯鐵的一生,也許這幾句毛主席語錄是合適的,“為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薄坝赂液蛨詻Q是美德的靈魂!薄皥猿志褪莿倮。他真正把自己的理解融入到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是因為有了像史侯鐵這樣無數人的奮斗撐起了我們頭上澄澈的晴空。浩蕩歷史洪流中,點點滴滴是無數人傾盡一生的汗水和血淚;偉岸蒼穹之上,昂揚著無數人的執著初心和無畏的勇氣。


        延伸閱讀

        解放太原戰役


      一片冰心在玉壺


      解放太原戰役


        太原戰役從1948年10月5日開始至1949年4月24日結束,歷時6個多月,是解放戰爭中時間最長、戰斗最激烈、付出代價最慘重的城市攻堅戰役。太原戰役的勝利,結束了閻錫山在山西長達38年的統治,把山西歷史的車輪推向了新民主主義和社會主義的新階段。尤其是作為重工業和軍火工業基地,太原的解放給全國解放戰爭的最后勝利提供了有力的支援。

        抗日戰爭結束以后,閻錫山收編侵華日軍3000余人,組成特殊暫編10總隊,希望借用日本人的力量鞏固自己在山西的統治地位。太原城防工事的特點就是星羅棋布的碉堡,太原的碉堡始建于抗日戰爭時期,狂建于解放戰爭時期,碉堡是一種戰爭的產物,是抵抗輕武器攻擊的有效性防御工事,多為磚石結構或鋼筋澆筑而成,種類各樣,形態各異,依山而建,傍地形而筑。太原周邊共有碉堡5000余座,有獨立碉、梅花碉、字母碉、明碉、暗碉及球形槍眼等不同類型。

        在閻錫山的百里防線中,東山防御體系至關重要,而石嘴子是東山防御體系的南側門戶,主要道路有地堡和火力點,是閻錫山設防堅固的重要陣地之一。東山的四大要塞由“牛駝寨、小窯頭、淖馬、山頭”四大集團陣地形成南北長達八公里的防線,經過十多年來大規模修筑,已成為極端復雜的要塞工事,東山上密密麻麻的小點就是閻錫山的碉堡群,共有2400余座,既能獨立作戰又能相互支援,被閻錫山吹噓為“堡中堡、塞中塞”,“足抵十萬精兵”。

        太原戰役共殲敵13.5萬余人,但同時也付出4.5萬人的傷亡代價,無數英烈拋頭顱灑熱血,才讓這座兩千多年的古城重新煥發生機。

        解放大西北戰役


      一片冰心在玉壺


      解放大西北戰役


        太原解放后,中央軍委決定華北野戰軍第十八、十九兩兵團調歸第一野戰軍建制,參加解放大西北的作戰。第十八、十九兵團是直屬中央軍委指揮的兩支勁旅。接到命令后,兩大兵團各部隊積極采取多種方式廣泛開展“進軍大西北,解放全中國”的政治教育,配齊物資裝備,做好了由晉入陜的充分準備。5月26日,第十八兵團在司令員兼政委周士第等兵團首長率領下,開始從太原出動,經風陵渡西過黃河,向陜西關中地區進發。至6月24日,第十八兵團全部集結于西安附近。第十九兵團于6月初在司令員楊得志、政委李志民等兵團首長指揮下開進,最終于7月3日在各自指定地區集結完畢。兩大兵團從先頭部隊出動到集結完畢共歷時一個半月,廣大官兵冒酷暑、戰疲勞,車運、船運、步行多管齊下,行程約1000公里,勝利完成了由晉入陜的光榮任務。

        中共中央西北局指示各地要把迎送和支援大軍西進作為當前的首要任務,全力做好各項戰勤工作。據統計,僅晉南地區即籌糧910余萬公斤,草245萬公斤,油肉菜等40萬公斤,柴炭430萬公斤,動員工夫16萬多人,牲口16萬多頭。部隊每到一處,百姓夾道迎送子弟兵,給戰士送雞蛋、戴紅花;指戰員不顧疲勞,幫助群眾挑水、磨面、收麥子,上演了一幕又一幕軍愛民、民擁軍的感人活劇。所屬部隊歸建一野后我軍在西北地區總兵力達到40余萬人,西北戰場長期以來敵多我少的狀況得到徹底改變。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