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文史天地

      三喜臨門

      時間:2021-9-12 18:15:50   作者:丁作昌   來源:清徐融媒   閱讀:23   評論:0
      內容摘要:  偉大的1949年,在我一生中是具有特殊意義的一年,是我人生轉折的一年。對我來說,也是三喜臨門的一年。一是我所在的上海市于當年五月二十七日得到解放;二是我于七月十九日考取了“華東軍政大學”正式參加了解放軍;三是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宣告正式成立。&em...


      三喜臨門


        偉大的1949年,在我一生中是具有特殊意義的一年,是我人生轉折的一年。對我來說,也是三喜臨門的一年。一是我所在的上海市于當年五月二十七日得到解放;二是我于七月十九日考取了“華東軍政大學”正式參加了解放軍;三是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宣告正式成立。
        解放前,我就讀于上海虹口區某中學。該校校長德高望重,老師思想進步,“地下學生聯合會”在本校相當活躍。我受進步同學的影響也參加了“學聯”。
        在“學聯”的領導下積極參加迎接解放的活動,如:學唱革命歌曲,學扭秧歌,散傳單,護校保安全等。
        自解放軍四月二十日渡江后,上海就陷入了一片混亂。軍人退守市內,在各重要機關、郵局、銀行,以及交通要道等地構筑工事,布有重兵把守。街上軍車和捉人的“飛行堡疊”不時飛馳而過。在經濟上已是徹底崩潰,金圓券大幅貶值,賤如廢紙。資本家囤積聚奇,不法商人乘機哄抬物價。傷兵、流氓在街上公開搶劫,鬧得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就在這暗無天日、風雨飄搖之際,英勇的解放軍攻占了上海,上海人民歡欣鼓舞,紛紛上街慶祝解放。我本人當然也得到新生。
        五月二十七日的早晨,我們在本!皩W聯”的組織下,上街參加教市民唱革命歌曲、扭秧歌、貼標語、慰問解放軍等活動。當我們到了四川北路時,看到解放軍除執行任務者外,大都和衣睡在馬路兩旁的商店門口或能避雨的屋檐下,因當天下著毛毛細雨,有的人身上蓋著雨布,他們實在是太累了。此情此景,使我們十分驚訝。為什么他們不進百姓屋里休息呢?真是不可理解。后來才知道解放軍有“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此事在上海人民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凡接觸到的解放軍,都平易近人,態度和藹,處處為老百姓著想。大家都說:解放軍是仁義之師。在幾次參加的聯歡會上,我們觀看了解放軍文藝工作者演出的“白毛女”、“兄妹開荒”,以及活報劇等,使我們對共產黨、解放軍有了一個新的了解,非常羨慕這些穿土布軍裝的人。這是第一件喜事。
        六月底,報紙上發表了以陳毅為校長的“華東軍政大學”在上海招生的消息,其條件是年滿18歲,初中畢業以上的文化,身體好,愿意為革命終身奮斗的人均可報考。高三學長丁家杰是我的好友,他問我去不去報考。我當時的想法是沒有高中畢業就可考大學,這倒是很合算,說不定畢業后能混個一官半職。于是我把16歲改為18歲跟上他去報考。當《解放日報》公布錄取名單時,居然有我倆的名字,我們高興得不得了。七月十九日我告別家人,在上海交通大學集中。然后乘大卡車向常熟進發。此時大家的情緒很高,歌聲不斷。由于我們是上海市第一批參軍的知識青年,所以人們特別注意。除了送行的親朋好友外,街上的行人不斷向我們招手,表示歡送和致意。
        經五個小時的顛簸,終于到達了江南魚米之鄉的常熟。下車后開始編隊分班,我和丁家杰以及我校的幾位同學都分在十四團一大隊一中隊一班,讓我們住在一個“豬行”里。初入軍大,一切都很不習慣,睡的是門板搭成的地鋪,上面鋪著稻草,吃的是小米和咸菜。第三天發了一套土布軍裝,一雙布鞋,還有一副綁腿。有的同學受不了這份罪,他們發牢騷說:共產黨騙人,這算什么大學?既無教室,又無操場,怎么能學習。當天晚上就有好幾位同學開了小差。上級知道后并沒有追究,而是對大家進行了說明和教育。領導說:我們的軍大是在南京,來常熟是進行革命傳統教育和入伍訓練,兩個月后就要移往南京,大家聽了才安下心來。從此拉開了我軍旅生涯的序幕,直至1990年才離休。這是第二件喜事。
        九月二十日左右,指導員向我們宣布了一件大事,他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定于十月一日在北京天安門宣告正式成立。大家高興得都叫了起來,指導員號召“革命軍人委員會”組織大家學“義勇軍進行曲”,制作五星紅旗,安排練活報劇。
        十月一日,我們起得很早,大家穿戴整齊,上午練習,吃完午飯以中隊為單位開到中山公園。十三、十四團,不久集合完畢?傟犑组L進行了簡短的講話,說明建國的重要意義和來之不易。講完后,大家靜等國慶下午三點鐘。三點一到就從擴音器里聽到禮炮聲,并聽到毛主席親口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了”。當時所有干部學員都振臂高呼口號,有的激動得流下了眼淚。
        隨著指揮員的口令,部隊開始了游行。我記得順序是國旗開道,彩旗第二,軍樂隊第三,接下來是各大隊的學員隊伍。學員們精神飽滿,隊列整齊,不斷呼喊口號。常熟城內的老百姓可以說是傾城出動,馬路兩邊人山人海,人們手中舉著小旗高呼“毛主席萬歲”,“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勞苦功高的解放軍萬歲”。我們聽了心中熱乎乎的。
        當游行隊伍到達電影院門口時,下起了毛毛細雨。人們的衣服淋濕了,手中的小紙旗淋壞了,但絲毫沒影響游行的進程和大家的情緒。馬路兩邊的老百姓,同樣是興高采烈。歡呼聲和雨聲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曲絕妙的交響樂。一直游到下午五點,才回到各自駐地。少作休息后,值周排長吹哨,通知各班去三個人打飯。大家覺的奇怪,往日是二人,為什么今天是三人?當三位同學端回后,大家圍上一看,高興得差一點暈過去,原來今天改善生活。一盆雪白的大米飯;三個菜一個是紅燒肉,一個是糖燒芋頭,另一個是蔥頭炒雞蛋。另外還有一瓶黃酒。我們沒有飯堂,只能把飯菜放在院子里的地上,大家自拿碗筷圍成一個圈開始會餐。班長把酒分別倒到每人碗里,提議為共和國的成立而干杯,大家一飲而盡。有一位同學很活躍,帶頭唱起了“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的歌曲,大家隨聲附和。唱完后開始吃飯,不一會風卷殘云,飯菜吃了個精光。這是自參軍后最好的一頓美餐。
        第二天隊里把大家集合到隊部門口,指導員給我們講話,先是講評了昨天游行的情況,表揚了大家。隨后他說:你們雖然是剛參軍的學員,但同樣是解放軍中的一員,同樣應受到人民群眾的愛戴和慰問。為了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政府和各地群眾為我們送來了慰問品,東西雖然不多,但禮輕情義重。今后大家一定要以實際行動報答政府和人民的關懷。講完后由隊里干部和文書,按順序給大家發慰問品。我領到了三條毛巾、兩雙布鞋、五盒沒有牌子的香煙。一條毛巾上印的是“將革命進行到底”“中央人民政府贈”。一雙鞋里繡的是“支援前線,多打勝仗”。拿著這些慰問品回到宿舍心中感慨萬千。心想,我們是剛參軍的學生娃,即沒功勞,又沒苦勞,受此殊榮,心中不安。這真正是“無功受祿”。我深深體會到當一個解放軍是何等的光榮。同時也意識到人民對我們充滿了期望,感到肩上的擔子重千斤。我暗下決心,一定要好好學習軍事、政治,爭取做一名合格的軍人。
        七十二年后,回憶41年的正式軍旅生涯,心中頗感欣慰。黨組織三次讓我到軍校深造。我參加過“援越抗美”戰爭和“援老抗美”戰爭;執行過保衛第一顆核彈爆炸的任務,參加過空軍高炮部隊操典的編寫工作;1964年全軍大比武,我所在的連隊榮獲“技術尖子連”的榮譽稱號;1981年率導彈方隊代表全軍導彈部隊在華北某地接受了黨中央、中央軍委首長的檢閱。在完成各項任務中榮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離休以后提筆寫作,十幾年中和戰友合作出版《紅杜鵑》長篇小說和《湄公河畔炮聲隆》回憶錄,各一冊。并發表文章近百篇。2004年被評為北京市軍休系統先進離休干部。
        我今年88歲,雖然老了,不能繼續為國防建設服務,但我要把過去的事用文章告訴年輕一代,讓他們知道,今天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讓他們把革命傳統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