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文史天地

      無名英雄的尋覓 閻匪末日的殘酷

      時間:2021-9-27 7:11:23   作者:焦樹志   來源:清徐融媒   閱讀:26   評論:0
      內容摘要:    一個朝代,一個政權,越是沒落腐朽,越是殘酷萬惡。1946年至1947年,閻錫山政權正是這樣的時代。  文水縣云周西村年輕的劉胡蘭,慘死在閻匪軍大胡子張全寶的鍘刀之下。清源縣南營留村的劉貴成,慘死在清源縣長侯紳的鍘...

      無名英雄的尋覓__閻匪末日的殘酷


        
        一個朝代,一個政權,越是沒落腐朽,越是殘酷萬惡。1946年至1947年,閻錫山政權正是這樣的時代。
        文水縣云周西村年輕的劉胡蘭,慘死在閻匪軍大胡子張全寶的鍘刀之下。清源縣南營留村的劉貴成,慘死在清源縣長侯紳的鍘刀之下。
        那時候,我只是個十來歲的三年級小學生,閻錫山清源縣政府為壯聲威,也強迫小學生整隊參與觀看鍘刀扣人的場面。
        劉貴成,南營留村南樓底人,與劉明保劉永成父子是本家一族。劉貴成沒文化,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光棍,為地主趕車拉煤為生。他在馬峪村的煤礦拉煤,在白石溝認識了八路軍。八路軍給他錢讓他從清源城商店里買些山區生活必需品:食鹽、火柴、布匹之類東西運到山區。為進出山區方便,八路軍給他開了路條。
        這條路被當時閻偽縣政府特警組發現,將劉貴成逮捕。不久,特警組就將劉貴成用鍘刀鍘死。刑場就在劉貴成家南樓底南面不遠的空地里。觀看的人們,圍成一個大圈,行刑者與劊子手押看劉貴成,把劉貴成按在高高的鍘刀下,然后由兩名劊子手使勁將鍘刀按下。劉貴成的脖頸噴出一股股鮮血,人頭翻了幾個跟頭,才停在一米多遠的地方不動了。膽小的女同志蒙住眼睛,不敢正視。這就是閻錫山政權末日慘酷無比的殺人景象。
        劉貴成,這個與劉胡蘭一樣勇敢的革命烈士,卻被淹沒在歷史的煙云里,這是我尋覓的第一位革命烈士。
        第二位叫焦源達。按理說,焦源達和我們的名字只差一個字。我曾用名焦源璧,和我們是同輩人,可歲數差得多,我一直不知道焦源達是何人。最近,我數次拜訪86歲的老人焦希文,他是從水利局退休的,曾任縣人大代表,知識經歷都比較豐富,這次算是問對了、問準了,他為我說清楚了焦源達的情況。
        焦源達是南營留村人,小名叫東來只,是焦希文的大伯。1947年,焦源達一直在南安村教書。南安村是八路軍的據點。焦源達一直傾向革命,動員學生參加革命,傳播愛國革命思想。一個星期天,他回清源縣城購買學校教育教學辦公用品,被閻錫山的奸細發現告密,將焦源達抓到特警組嚴刑審訊,焦源達未暴露絲毫我地下黨的秘密。惱羞成怒的特警組憲兵們,慘無人道地在東湖邊將其用刺刀活活捅死。我編輯清徐縣教育志時,曾聽老教師齊岫昆說,焦源達被閻偽軍殺害,一直不知就里,這次算是初步明白了。
        1947年夏天,閻偽軍慘無人道地亂棍往死里打人。東于村年幼的啜驢兒,就是在討飯時被亂棍打死的。啜驢兒,據說是東于村一戶貧苦人家的孩子,因大人養活不起,靠討飯謀生。走到南營留村一口井旁饑渴難耐,想找口水喝。轉來轉去也喝不上水。有個叫殷牛兒的警察發現了他,說他要往井中下毒害人。殷牛兒為邀功請賞,將啜驢兒屈打成招,被當作“井中投毒犯”判為死刑,決定亂棍打死。
        啜驢兒行刑于西關村劉家園萬人坑地段。那天,學校發布命令,讓同學們每人準備一根要比鍬把粗一倍的柳棍,準備亂棍打人。我們只是三年級的學生,三年級以上必須參加。當天,我們整隊出發了。聚集在萬人坑,軍警押著犯人,像拖死豬一樣提溜著。我偷眼觀察,不料還有一名陪綁的人。那人的亡命簽上寫著“私通共匪犯焦守中”。我當時萬分吃驚,事后才得知,焦守中因花了二十元銀洋給特警組,陪綁后當場釋放了。焦守中我認識,小名叫玉娃,我叫他玉娃哥。焦守中的內弟當時的確是八路軍。而啜驢兒就這樣被活活打死了,他當時也只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孩子,多么冤枉多么慘無人道暗無天日的社會!
        俗語云:“荒亂年間的人,不如太平年間的狗!钡拇_如此。而今,滿大街那些寵物犬,穿衣吃食優渥有加,看病吃藥耗費上千。比啜驢兒尊貴多了。
        我們南營留還有位張富清式的英雄,也須為之留下一筆。他叫閻海生,他若在時應有九十六歲,堪稱是一位孤膽英雄。
        建國前即投身革命,為偵察兵。曾獨自一人摸掉哨兵活捉敵首勇立戰功。
        剛解放時,縣長親自到他家慰問他母親,給予極高贊譽。后來他退役不享軍功,還鄉種田。他沒文化,有游擊習氣,到太原為集體尋找糞源,帶著大隊糞車進城送菜拉糞。他不要官不要權,甘為百姓服務,真乃是張富清式的英雄。
        34年前的1987年,閻海生只活了六十歲便溘然長逝,鄉親們在村委會隆重悼念他。
        據年長者相傳,我們南營留村,還有些年幼時就參加了解放軍的文藝兵,善音樂喜表演,曾在總政文工團工作。他們端起槍能打仗,拿起樂器會演奏,有劉進恩、焦如智、喬繼孟等先烈。
        我今年八十有五,乘我清醒,有此能力也有此責任,將他們的名字和事跡記載下來,讓世人知曉,讓歷史留記,讓后世緬懷。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