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文史天地

      白區記事—疑兵計

      時間:2021-10-27 6:24:37   作者:趙威恩 董桂英   來源:清徐融媒   閱讀:2   評論:0
      內容摘要:  話說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我黨東山榆(次)太(谷)祁(縣)、西山清(源)太(原)徐(溝)兩支地下武裝工作隊合謀用智退“兩軍”(日軍、閻軍),此事就發生在我縣趙家堡村。  趙家堡村坐落于瀟河南岸,是徐溝北邊陲鎖鑰。東與榆次搭界,北與太原...


      白區記事—疑兵計


        話說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時期,我黨東山榆(次)太(谷)祁(縣)、西山清(源)太(原)徐(溝)兩支地下武裝工作隊合謀用智退“兩軍”(日軍、閻軍),此事就發生在我縣趙家堡村。
        趙家堡村坐落于瀟河南岸,是徐溝北邊陲鎖鑰。東與榆次搭界,北與太原連接,西與清源交叉,南有干渠作屏障,北有瀟河為暗道,聯通東西兩山(太行、呂梁),歷來就是兵家常爭之地。據傳說,宋太祖趙匡胤同榆次的鄭恩、邢臺的柴榮三結義,走過這里,下河東討伐北漢劉鈞,亦在這一帶扎過營、同過戈。
        抗日戰爭時期,閻錫山怕吃虧,帶上他的晉綏軍到黃河邊吉縣山上去避難。咱們的武工隊可不怕日本兵,任他“三光”政策恐怖再兇,他們亦是常來常往。趙家堡是他們的根據地,俗稱“白區里的紅區”;蜃|頭老財主馬房,或住西頭王保林偏院,或住南頭學堂下處,或住北頭龍恩寺耳庭,不固定。常穿便衣出沒,專和“兩軍”作對。王立崗隊長(后任14軍副軍長)、王玉珍、河北家、王偉、貴臣一路,老陳華隊長、孫占英、岳德娃、有全、正林一路,今天拔了北格的據點,明天端了同戈站的老窩。更厲害的是十月初二徐溝趕大會,人山人海,他們竟敢把日軍落在北門外的飛機給點著。最終惹惱了日本皇軍,數九寒天,調集二三百人,開進趙家堡。大洋馬拴在觀音堂露明柱上,小鋼炮支在學堂門口,由于天冷凍得扛不住,逼著群眾全村砍棗樹,十字街頭發旺火。鬼子又怕圍著烤火讓武工隊剿了后路,都把臉朝外,只烤屁股。有一伙不要命的,嘰哩哇啦串到百姓家,見雞就逮,見羊就牽,見女人就抓。說來也怪,不知道是維持會雞毛轉貼報了訊,還是咱武工隊出謀劃策作假頂了事,不大一會兒功夫,西山傳來信兒,說十七支隊馬上到。日本皇軍比兔子也精,拉馬的拉馬,拖炮的拖炮,一頓飯時辰溜了個精光。
        日軍投降,閻錫山回來,先搞了茬接管談判,爭吵四天,不歡而散。不久就搞兵農合一。他們看準徐溝是塊風水寶地,特意派他的親信、亦是親戚的周連城來徐溝坐鎮,搞模范縣。這周縣長比日本皇軍還厲害。不多久,抓了不少人進宣慰組,搞三自傳訓、自白轉身,亂棍打死不計其數。趙家堡有個財主的磨倌,叫王禿子,二十大幾,有人傳聞是八路,被不明不白綁到村南黃沙地,活活地被亂棍打死。抓壯丁更是家常便飯,趙家堡被抓的也不少,光賣了命的就有王鐵林、吳四娃等十幾個。他們亂造孽,咱武工隊哪能讓他?今日給他把特派員綁走,明日給他把治村長殺掉。尤其是把警告信貼在城里的周公館,讓提上人頭來報到,周縣長這下可火了,連夜稟報主子。閻長官一聽,差點兒把肺氣炸,桌子一拍,眼一瞪,調“鐵軍”七十二師到趙家堡,幾千人四路縱隊來到村里。大炮小炮,輕重機槍,還壯著鐵軍的膽子,即刻放出風聲,要把欠的公糧一齊清算,瞞齡漏丁一齊挖,偽裝分子一齊捕,勾結八路的一齊亂棍敲,說要給武工隊點顏色看,讓人們吃上塊記心火燒。
        午飯時分,村公所的小頭兒(通訊員俗稱)敲過鑼來,邊走邊吆喝:村民們聽著,國軍來嘞,家家戶戶熬稀粥、燒烙餅,慰勞國軍,稀粥熬得好喝些,烙餅燒得油大些,趕晌午送觀音堂和龍恩寺。人們一聽這些人來,心里就恐懼。無奈地熬稀粥,燒烙餅,真是一百個無奈。
        那陣子,灰骨碌(閻軍俗稱)荷槍實彈滿街串,他們逼著幾十把小推車,磕磕撞撞往觀音堂跑,霎時,籃球場上堆集小麥成千八百石,待汽車來往省城拉。那伙子挨門逐戶挖漏丁,眨眼間,把二三十人挖到學堂里,補訓。最讓人擔心害怕的是幾個長官帶著幾十個弟兄,五花大綁押著三個六七十的老太婆,說是抗糧不交,勾結八路,先扣到鐘鼓樓底,待飯后,再往黃沙地打發她們。
        村民們急得呼天天不靈,喊地地不應。咱武工隊更比村民們急,早把情況鬧清楚,可是幾個人怎敢碰幾千人?還是咱武工隊見識多,時間不長,好辦法就出來了,強攻不行用智取,給他們來個“疑兵計”。選派三個隊員,都揣上槍、手榴彈,還讓一個擔上空水桶,里邊裝上鞭炮,分別潛在村南干渠、村北瀟河背灣水深處,和西堡子吃水井旁,聽到村里吃飯號響,等上幾分鐘,就接二連三往水里投手榴彈,朝背彎處打手槍,同時點著洋鐵桶里的鞭炮,讓轟炸聲響成一片,造成重兵圍攻之勢,其他隊員夾在送飯人群中,聽到轟炸聲,即刻就帶頭吆喝:八路軍來了,八路軍來了……丟鍋扔碗就往四處跑,造成驚慌失措的局面。疑兵計定好,各自照計行事。
        剛晌午,滴滴,嗒嗒……吃飯號響了。營以上長官們在村公所,安著三桌子,有酒有肉,美味佳肴,樂得騰云駕霧不知天高地厚,手下的在觀音堂和龍恩寺,稀粥、烙餅管飽,就像豐都城跑出來的餓死鬼,叼的叼,搶的搶,亦樂得天旋地轉,不知東西南北。霎時,幾顆手榴彈進水,彈借水吼,水助彈哮,咯、咯、咯、咯……鐵桶里的鞭炮響了:轟隆轟隆!轟隆轟隆……回旋聲連成一片,活像炸雷滾機槍,響個不停;煸谒惋埲巳褐械奈涔り爭ь^扔鍋棄碗,大喊大叫,送飯的幾百人跟著叫著四處逃。有個機靈的隊員,一聲不吭直往村公所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給長官們通風報訊,還嚇得癱在村公所。長官們甩下酒杯出門一看,兵民們亂作一團,他們見勢不妙,趕緊叫號兵,眨眼功夫,哋哋哋、鐺鐺鐺……沖鋒號吹響了。長官們帶頭往東沖,弟兄們跟著一齊跑。邊跑邊回頭,開槍打炮,可給村東幾個人家墻上穿了不少黑窟窿。十來八分鐘鐵軍順著太徐大官道退回徐溝城。
        這陣子,小頭兒又敲過鑼來說:村民們聽著,隊伍走嘞,你們送來的糧和飯各自去拿吧。在村里的武工隊都回到龍恩寺,在村外的那三人也哼著小調溜回來。王隊長同他們抱成一團,還每人賞了他們一碗稀飯、兩張烙餅。挖到學堂的漏丁,見沒人管了,自動解散,有幾個好心的,拐到觀音堂把押在鐘鼓樓的三個老人攙回家。
        半后晌,村里的情報員申三貨從城里回來,說徐溝城里可把這樁子事傳得驚天動地,說鐵軍真不簡單,一時三刻不傷一兵一卒就突出共軍重圍。周縣長立馬就給鐵師長道了喜,添油加醋給打了請功報告。據說,閻長官還都給論功行了賞。這真是,一個疑兵計鬧出四滿意,鐵師長說他們突圍突得好,周縣長說他們給報功報得好,武工隊說咱們玩計玩得好,村民們說大家躲劫避難落得好。王立崗隊長說百姓好才是真的好。此事直到如今,上年紀的老人們說起來還笑得合不攏嘴。都說比看了果子紅的“空城計”還要開心過癮。
        此文起草之后,我們倆于2010年4月28日專程赴省軍區第六干休所,直接與原14軍副軍長王立崗交談,王老親筆簽字,且與我們合影留念。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淮海戰役的勝利—是他們用小車推出來的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