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村企一線

      龍林山畔一奇葩

      時間:2012-6-9 21:57:19   作者:清徐報社   來源:醋都網   閱讀:2056   評論:0
      內容摘要:  馬峪鄉東石窖村:位于縣城西北21華里的龍林山脈,距榆古路約7華里...

          

            馬峪鄉東石窖村:位于縣城西北21華里的龍林山脈,距榆古路約7華里,與遠近聞名的龍林山風景區近在肘腋。村中居民皆陳姓,在籍者160余人,常住人口40余人。耕地面積250余畝,荒山荒坡3000余畝,以林果業為主。

      龍林山畔一奇葩

       

            計劃永遠都趕不上變化,2012年前后計劃了多次的東石窖之旅由于種種變故被迫取消,讓人在遺憾之余對這個大山深處的小小山村充滿了向往。一次是因為出發前忽然下雨,領導和同事們再三告誡,東石窖“山高路陡,不可輕入”;一次是因為出行時,發現掌握的資料存在誤差而臨時取消。而對這個小山村有興趣的遠不止我一個,在縣自行車運動協會會長董曉潔和張曉敏、蘇定遠等騎友們的幫助下,今年三月,我終于以自行車作為交通工具開始了這趟奇特的旅程。這一去不得了,兩個月中,我們先后三次騎著自行車——以這種虔誠獨特的方式,訪問了這個村子。之所以如此,不僅僅是因為沿途的秀麗風光讓我不忍將自己一顆貪圖美好景致的饕餮之心封鎖在狹小的車窗里,還因為這個村子的歷史與現狀值得我們再三地親近把讀。
             東、西石窖原為一個村,村中居民都是陳氏后裔,由于地形所限分列東、西,彼此稱為“東”村和“西”村,兩村夾溝而望,勢如犄角。西石窖的耕地大多位于地勢較低的溝里,東石窖則多在山坡。長期“靠天吃飯”、廣種薄收的艱辛把大部分村民都趕到了山下,趕到了城里,東石窖成了老弱婦孺的聚居所、暫留地,一個讓人徒留些許懷舊情緒的地方。去年,大學生村干部袁慧當選為東石窖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上任之后,立即制定了引水修路等改造計劃!叭巳コ部铡钡默F狀對袁慧這樣有知識、有理想、有抱負的新一代村官來說,既是困境,也是機遇——一個空前的大好機遇!叭巳コ部铡毙纬闪速Y源相對集中、可塑性強、發展潛力巨大的優勢;緊鄰龍林山風景區,是東石窖村發展的另一扇窗,若能分得這塊風景寶地的些許人氣,東石窖將成為農家游、農家樂的一個不可多得的好去處,成為龍林山風景區的產業鏈條中的一環,二者相得益彰、錦上添花,又互不干擾,F在對于袁慧和東石窖村來說,如何完善硬件設施、彰顯文化特色、展露獨有的農家風情是擺在他們面前最大的問題,東石窖的奮起之路尚未開啟。

       

      龍林山畔一奇葩

       

      A 石窖陳氏溯源與歷史傳說

            要挖掘東石窖的歷史文化,就必須從當地的居民談起。為此,我們專程走訪了《龍林山志》的編撰者之一、我縣的鄉土研究專家——郭維忠老先生。郭老的書房四壁是如山般厚重的書籍,一些記述本地歷史的書我們甚至連名字都沒有聽說過。郭老笑著說:“我這里都是一些在圖書館里看不到的書!”聽說《每周一村》需要東石窖村的歷史資料,郭老拿出了第十五次編撰的《陳氏家譜》,這本家譜于去年出版,其中記載了東石窖村陳氏的發展史。在人才輩出的陳氏家族族譜里,東石窖是陳氏其中重要的一支。
             陳氏始祖于明朝初期從四川遷至我縣東于村,后一支遷至今古交市陳家窩村,因當地環境荒瘠,又遷至現石窖村所在。由于地質災害、地層下陷的原因,東石窖于1983年搬遷至現居所,1993年,石窖村分為東、西石窖。
             在石窖村的歷史中,還有一段極富傳奇色彩的傳說,這段傳說,在關光遠先生的《村名集錦》中有詳細的記載:石窖村名來自村邊的一塊大石,因其呈轎形,故取名石轎,后改名“石窖”。傳說,《水滸》中的田虎作亂時,將一姓宋的民婦(沒羽箭張清之妻瓊英的母親)霸占做壓寨夫人。婦人執意不從,逃脫途中在這塊大石上身亡。據傳說,這塊大石頭上從前還有一個形似女人的躺臥像與相關詩文!端疂G》第一百回中,有宋江批準瓊英“去太原石室山尋找母親尸骸安葬”的描寫。

       

      B 東石窖特產資源與現狀

            石窖村的特產是灑金紅杏和龍眼葡萄。在編撰《龍林山志》時,郭老曾全面詳細地了解過這里的林果業發展情況。由于地理位置的不同,石窖村的葡萄是白石溝里成熟期較晚的,一般的龍眼葡萄白露之后就成熟了,而石窖村的龍眼則要晚十天以上。降水量的充沛與否對這里的葡萄影響非常大,葡萄畝產量較低,一般不到兩千斤,在別地的葡萄上市之后,石窖村的葡萄才姍姍遲來。成熟期晚對于葡萄品質是否會有影響呢?郭老肯定地說“不會”,石窖的葡萄毫不遜色于其它地方的葡萄。不過,成熟期稍后還是給東石窖的葡萄銷售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上市時間的不同步、產量低下,讓這里的葡萄有時未及成熟就匆匆下架,從而造成了石窖村的葡萄“不甜”的惡名。村里的老人辛酸地說:“去年,因為葡萄賣不出去,只好賣給了酒廠,做了釀酒的原料!
             我們坐在村頭樹下和村里的老人們攀談,六十多歲的陳大哥、張大嫂夫婦一邊摘著剛采回來的野菜,一邊向我們傾訴著村里的“枯焦”。山高、路遠,很多商販都不愿意上山來做買賣,有時上來了,價格也要比山下要貴一點。山上的作物產量上不來,災害倒比下面多不少,就拿山豬來說,有時候種點山藥蛋,一個晚上連種子都啃得留不下一塊,甚至連長得低一點的葡萄都要夠著吃了。這幾年,山豬少了些,不過還是不讓人安省……
             三次上山身臨其境的采訪,兩次在郭老家中學習,榮幸地接受郭老耳提面命的指點,和袁慧女士面對面地交流,讓我對這個默默無聞的小山村有了很多了解。而在我們漸漸剝去了這層仿佛隔斷了山上山下兩重天的霧靄的時候,一個關于山區發展的老問題自然而然地再次浮現在我們面前,山區該向何處去?這已經是老生常談的話題,不過這次心情并不十分沉重,因為我們看到了在這個村子的背后,有袁慧女士堅定自信的神情,有郭維忠老先生和藹微笑的臉龐,青春與智慧的力量,讓人看到了繼往開來的希望,讓人看到了蓬勃發展的前景。

       

      《每周一村》欄目組聯系電話:5724342    13934630168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