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機版 RSS訂閱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村企一線

      白石巖前幾度過 喬松不見可如何

      時間:2017-11-24 6:34:25   作者:苗志崇   來源:醋都網   閱讀:1613   評論:0
      內容摘要:白石巖前幾度過 喬松不見可如何——馬峪鄉仁義村    馬峪鄉仁義村,據《清徐縣志》載,仁義村下轄南園子、白龍廟、山底、平泉道、吳家大門、丁家園等六個自然村。位于縣城西北約4華里的白石溝口,地處邊山坡地。日寇侵華時期,為便于管理,合并為一個村,為防止糾紛、倡導仁義,而更名為仁義村。...

      白石巖前幾度過  喬松不見可如何
      ——馬峪鄉仁義村


        
        馬峪鄉仁義村,據《清徐縣志》載,仁義村下轄南園子、白龍廟、山底、平泉道、吳家大門、丁家園等六個自然村。位于縣城西北約4華里的白石溝口,地處邊山坡地。日寇侵華時期,為便于管理,合并為一個村,為防止糾紛、倡導仁義,而更名為仁義村,F有土地500余畝,人口兩千余人,村中姓氏以張、劉姓為主,傳統廟會為每年農歷二月二。

        說起古清源,就不能繞過白石溝、白石河。在梗陽悠久的歷史中,由西而東,奔流入汾的白石河始終像是懸掛在清源人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狂躁暴戾、喜怒無常,主宰著清源大地的物產收成,左右著平民百姓的悲歡離合,不知有多少家庭因之而顆粒無收、流離失所。重重災難歷練之下的清源人,在與大自然的斗爭中智、力并舉,抒寫了一篇篇血淚交加的篇章,這些篇章的見證者就是如今位于白石溝口的仁義村。
        白石口與仁義村
        仁義村的來源并不長,由于位于白石溝口,水患頻繁,這里長期被稱為“白石口”,每到秋季,浩蕩的山洪從這里噴涌而出,在溝口處分為南河與北河,肆虐之處,幾乎遍及整個清徐河西地區。至今,仁義村白龍廟中一塊立于清嘉慶八年的功德碑上還記載著東于、高白、牛家寨、柴家寨、油房堡、賈兆、王明寨等七個村子在此集資興修水利工程的往事。日寇侵華期間,為了便于管理,將位于白石口的南園子、白龍廟、山底、平泉道、吳家大門、丁家園等六個自然村合而為一,當時的村長張不孔在征得眾人同意之后,以“仁義”為村子命名。

       

      白石巖前幾度過__喬松不見可如何


        在漫長的歷史中,組成仁義的各個自然村僅有丁家園的記載。光緒《清源縣志》載有桃園之名,為“白馬一”二十四村之一,因種植桃樹而得名,后桃樹為水淹沒,以村民姓氏更名為丁家園。而“白石口”則是該地域一貫的名號,在仁義村山神廟碑志(清光緒二十三年)中明確地記錄著白石口等字樣。
        從特殊的地理位置來說,白石口乃至仁義村的歷史就是人類與殘酷的大自然斗智斗勇的歷史。當地的傳統廟會為農歷二月二,民間俗稱為“龍抬頭”的特殊日子,而傳統的端午節則是當地村民供奉河神的日子,從前生活在洪水威脅中的恐懼生活可見一斑,走投無路的人們只能在迷信中尋找寄托。清康熙清源縣令儲方慶的《白龍神廟記》中,詳細地記錄著數次祈禱免除水災及求雨的靈驗經歷,文中甚至還有這樣的溢美之詞“白龍神之有功于清源大矣哉”。
        新中國成立后,政府于1950年開始治理白石河,1967年堵絕南河,采用新筑南河石壩、加高加固南、北堰,挖掘引河等措施,徹底解除了白石河水患對縣城和周圍村莊的威脅。
        小小花果山與葡萄產品
        仁義村一直是以果木種植為主要經濟收入的村子,雖然洪水肆虐、天公常不作美,而仁義村的果木卻不乏精品,是我縣鼎鼎大名的“沙金紅”杏的原產地,其“磨盤地”、“小山底”和“吳家溝”是一度蜚聲周邊的葡萄“名地塊”。
        據《清徐縣志》記載,沙金紅杏栽培歷史距今約1200余年,原系仁義村沙家地的實生杏,因果實艷麗,呈金紅色,故得名沙金紅。如今,由于氣候條件變化等因素,沙金紅在當地種植結構中已逐漸淡出人們的視線。

       

      白石巖前幾度過__喬松不見可如何


        解放后的土改前,該村有耕地840畝,其中半數以上都用來種植葡萄,種植種類為現在已不為人知的“黑雞心”葡萄。據《清徐葡萄》(作者郭會生)記載,仁義村磨盤地和東馬峪牛家溝之間,曾有民國時四大家族孔祥熙家購置的五畝地,當時以銘賢學校清源農場的名義購置,專門種植黑雞心葡萄,并聘請了東馬峪葡萄種植能手蘇世明(1892-1967)先生代為管理,當時,銘賢學校的學生們常來葡萄園學習實踐。
        黑雞心為鮮食葡萄品種,皮薄易碎,不耐儲藏,不便運輸。仁義村等西邊山一帶勤勞智慧的勞動人民便發明了“熏葡萄”這一清徐獨有的名品。這些熏葡萄和唐時便有記載的葡萄干有無共同之處,已無從查詢,但在近代,這種帶有食療功效,甜中帶酸、帶籽的葡萄干在東三省等地曾風靡一時,成為走親訪友的饋贈佳品。

       

      白石巖前幾度過__喬松不見可如何


        先賢路淑銘先生在《清末民初清源經濟紀實》中這樣描述當年的“熏葡萄”生產情況:“邊山一帶僅黑葡萄一種,每年生產常在三、四百萬斤,群眾除及時出售十分之一、二的鮮貨外,其余絕大部分都要熏成葡萄干,由經營者運往東北三省出售。經營者出售后,將款匯回本縣,每年常是一、二十萬元之巨!
        今年已經81歲高齡的姚中發老人依然清楚地記得當時制作熏葡萄的場景。解放前,仁義村有一百余戶人家,有四十余間“熏房”,擁有熏房的人家不到總戶數的一半,沒有熏房的人家就只有將鮮葡萄出售給有熏房的。熏制葡萄的比例大約為四至五斤鮮葡萄熏制一斤熏葡萄,制作周期約二十天左右,一個熏房一般要有三名工人,熏制的工藝、工具、火候,乃至采用的燃料,都有嚴格的要求。熏制完成之后,經過扇車風吹及分選之后,將制成的熏葡萄分等級、定價格,這才包裝上市。
        姚中發老人回憶,當時每到葡萄收獲的季節,就有東北客商來仁義村收購熏葡萄。
        清徐葡萄酒
        清徐葡萄不僅催生了熏葡萄這一地方名品,隨之誕生的還有清徐地方風味的葡萄酒。雖然它的名氣難以與清徐葡萄相提并論,但其歷史淵源同樣綿長久遠,與有明確記載的唐朝時就已“貨之四方”的葡萄干是可以相提并論的,在劉禹錫、王翰等山西籍詩人及大量的詩詞歌賦中均有體現。

       

      白石巖前幾度過__喬松不見可如何


        據記載,解放前,清徐馬峪邊山一帶制作葡萄酒的小作坊林立,大都采用手工操作,工藝復雜,各成一體,自行流傳。但在封建閉塞的社會形態中,這種式微的家族企業式的商業經濟模式注定是難以興旺發達的。即便如此,至今仍留下來諸多關于馬峪葡萄酒的軼事與傳說,展現了我縣葡萄酒文化博大精深的一面。在近代史至今,我縣的一些天主教等教派仍保持著在彌撒等宗教儀式中使用清徐葡萄釀酒的傳統。
        位于仁義村的馬峪葡萄酒廠是集傳統工藝與現代潮流于一體的傳承著清徐葡萄酒特色文化的企業,保存了大量的我縣傳統的葡萄酒工藝和傳統設備。據馬峪葡萄酒廠負責人介紹,傳統的清徐葡萄酒和其他葡萄酒有本質上的不同,清徐葡萄酒產于馬峪地區,也叫煉白酒(白葡萄酒)、紅滔酒(紅葡萄酒),其特點是生產技術主要是純手工操作,通過加溫濃縮,自然發酵,澄清過濾釀造而成,生成的葡萄酒中所含的是純葡萄糖,而現代工藝的甜葡萄酒中所含的糖是食用白糖。目前,這些營養價值極高的葡萄酒已獲得兩項國家發明專利,所生產的葡萄酒已獲得“山西省著名商標”“山西省名牌產品”等稱號,入選山西省農產品加工龍頭企業“513”工程市級梯次,并獲得了山西特色農產品北京展銷周金獎。
        從“白石口”到仁義村,從古老的熏房、作坊到現代化的企業,雖然只有不到百年的時間,但仁義村的蹤跡或許從近現代史中尋覓是很不嚴謹的。這個承載著清徐的靚麗與苦難、見證著歷史與發展的小小村莊,是所有清徐人共同的財富。
        

       

       



        Copyright © 2005-2021  清徐融媒 清徐縣融媒體中心唯一官方網站  舉報電話:5722696 網上舉報郵箱:qxrbs@163.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14120200008



         便民服務熱線:  匪警 110 火警 119 交通事故 122 醫療急救 120 自來水公司 5722518 煤氣服務站 5724534 供電公司 5206000 社情民意通道 5711111   低保舉報電話 5725596  流浪乞討人員求助電話 5732289 本報新聞熱線 5722696  


      晉ICP備2020013838號
      重生农门小福妻